第一百二十八章 除却你我能信谁

作品:《鲲武

    “小三,我们下去劝劝小八吧”公孙甜甜和辉仔站在城墙的上方,他们两个赶到的时候,已经事情接近结尾了,并没有看到亚瑟王的做法,所以公孙甜甜感到白泉有些陌生,在她的印象当中,白泉虽然不太爱说话,但是却是一个温和的人,却突然做出了这种凶残的事情,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你知道嘛,虽然现在战斗起来杀伐果断,但是小八一直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几乎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发过火,哪怕是别人侮辱和蔑视,甚至是骂他没有爹妈的野种,他也总是默默的走开。”辉仔听完公孙甜甜的话后,突然沉默了一下,然后用一种近乎沙哑的语气说了一句话,“九岁那年,福利院来了一个长得很高大的小孩,他很凶,喜欢抢我们的东西吃,我们也不敢反抗,或许就是这样助长了他的气焰,越来越过分了吧,很快的抢东西吃就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了,他开始喜欢羞辱我们,直到有一次,他要求我跪下,然后要让我尝尝他的尿,我不同意,然后我就被打成了重伤,不过等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小八也不见了。旁边的人告诉我,那一天小八好像疯了一样捡了一块砖头死命的往那个孩子的头上砸,直到那个小孩没气了为止。”
    顿了一下之后,辉仔抬起头掏出一根烟,手指一搓,点燃了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再一次见到小八的时候,已经过了整整半年,他被单独关在小黑屋整整半年。”说完,公孙甜甜发现辉仔的眼角有些晶莹。
    “一个还在玩乐时间的小孩,在小黑屋整整关了半年,他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我不知道,出来之后,小八仿佛就换了一个人,不爱说话,除了和我以外,基本上很少和人交谈,而且很快就学会了计算机技术成为了个中的好手,而且更向往学习武功,我知道,他不想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握,更不想连他要保护的人都保护不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小八从来没有如此的暴戾过,不过有一点你要明白,想要走进他的心里,最起码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再想好怎么说!”缓缓摇摇头,摁灭了手中的烟,孤身一个人走下城墙,只留下公孙甜甜一个人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处。
    “真的要放任这小子动手吗?”白帝和黑帝走上前来看着赤帝和青帝,问道。
    “嘿,你问我我问谁去,难不成让我告诉他,你不要动手,我们这帮人就是活该犯贱,自讨苦吃,吃饱了撑的在这边和虫族玩过家家?”赤帝的脾气一向很直,像亚瑟王之中人在他看来根本就是死不足惜的,大庭广众之下他虽然不能由着白泉杀人,但是要他现在去阻止白泉他也拉不下这个脸,毕竟在这个城市当中现在最有话语权的就是那个小子,要不是人家一个人拼死拼活的拖了三天,现在白虎城早就被虫子占领也一不定,哪里还有这份闲心在这里聊天。
    “这……”金母要说的话也是说不出口。
    “够了,你们三个如果还是要掺和进这件事情的话,别说我到时候不给面子。”清冷的声音从三个人的身后传过来,白燕晴倒拖着手中的赤凰枪,枪尖和地面擦除一片火花,一脸待人而噬的模样,谁都知道这位女帝现在心情不好了。
    “咦?”赤帝和青帝二人相视一眼,这不对啊!黑帝和金母还好说,洪千绝可不是任人揉捏的对象,但是他竟然没有说一句话就奇怪了。
    “小洪,你欠人家钱?”赤帝很奇怪的问道,“要不然以你的性子怎么可能由着这女娃在这里大放厥词?”
    “你管得太多了。”洪千绝的脸色突然阴了下来,头也不回的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唉,哪壶不开提哪壶!”金母一个跺脚,赶紧追了上去。
    “诶,玄天尊,你别想走,和我说说么!”赤帝的好奇心立刻就升起来了,有内情啊!
    玄天尊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怎么?打不过人家都有错吗?”
    赤帝和青帝相互看了一眼,什么意思?
    “别看了,就是字面意思,白家的女娃娃你最好不要去惹,懂吗?”抖了抖自己的袖子,大踏步的走向玄武神君。
    “真的?”赤飚怒吃惊的长大了嘴巴,白帝洪千绝,五帝之中虽然最年轻,但是这攻击力而言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灭绝皇拳天下无双,怎么可能被这么一个女娃娃盖过?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白家那伙人不能修炼了,一旦开始修炼都tm是变态啊!”赤飚怒一个人自语道。
    白泉拖着亚瑟王走过城门口,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白虎城的战士,突然咧嘴一笑:“装死是没有用的,下辈子记得去学学龟息功。”扬手一甩,将亚瑟王扔向城墙下方的广场之中的旗杆。
    只见被甩向空中的亚瑟王突然睁开眼睛,张狂不已的大笑:“我装死又有如何,竟然蠢到主动放开我,你以为我想走你留的下我?”金色的斗气升腾,转身就欲离开。
    “他不杀你,是因为要留给我!”一杆燃烧着赤金色火焰的长枪犹如流星划过苍穹,毫不犹豫的扎进了亚瑟王的胸口,带着亚瑟王不可置信的眼神箭一般的射向旗杆的顶部。
    “你……”亚瑟王觉得无穷的烈焰从自己的胸口喷射出来,灼热无比的温度瞬间焚毁了他的心肺和喉管,眼中的光辉逝去,终于缓缓的垂下了头颅。
    “说了要你祭旗,就绝对不会让你在旗下呆着!”白燕晴吐气如兰,看着赤凰枪上不住流淌下来的鲜血,拍了一下白泉的肩膀:“一会把我的枪送过来。”
    白泉看着白燕晴的背影,咧嘴一笑,白燕晴这般说话,那就证明她已经不生他的气了,那就没有任何的事情好担忧了。这杆枪必须洗的干干净净的送回去才行。
    黑压压的战士全部看着旗杆上的亚瑟王,突然一个声音大喊一声:“杀得好!”瞬间就将整个广场都引爆了,旗杆轰然倒塌,亚瑟王的身躯被人直接拖走,据说是要挂到另一边的城墙上要让他看看虫子到底长什么样。
    有时候愤怒是会传染的,如果不将这种东西宣泄出去的话,迟早会酿成大祸。
    “火发完了?”辉仔的手中握着赤凰枪,走到白泉的身边,看着喧哗不已的战士们,淡淡的说道。
    “你不问我为什么?”白泉知道辉仔问出那句话的意思。
    “有什么好问的,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傻逼?再说了,我除了你还会信谁?”扔过赤凰枪,辉仔摇摇头离去。
    “是啊!除了你还能信谁?”白泉愣愣的站在广场上,仔细的咀嚼这句话,有些黯然。
    街角的远处,有一个身影,默默的看着这边的站着的人,静默了片刻,消失在了黑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