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萤

作品:《夏目同人夏日为妖

    夏目惊讶那妖怪的回答“好朋友?那么那人能看得到妖怪吗?”
    妖怪便开始讲述她和那个人类之间的故事“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经常和年轻时的那人聊天,一段时间里我们经常在一起,但是有一天,他突然看不到我了,从此以后他再也看不到我了。”
    夏目对这个故事的结局有些惊奇“看不到了?会这样的吗?”
    妖怪拨开自己脸上的面具喝了一口杯中的酒为夏目解释道:“据说有些人成年以后,那种力量就会慢慢衰退的。”
    “这样的啊!原来会这样的啊!”夏目低头好像在思考什么。
    妖怪望着手中的酒瓶缓缓说道:“我听说那人最近就要结婚了,所以我想看看他结婚时的样子。”说完看看一边舔着酒的猫咪老师接着说道:“以前我们的关系就和你们一样。”
    突然被提及的猫咪老师停下舔酒的动作眼睛眯成一条缝状“我们可不是什么朋友关系。”然后后面一句和夏目异口同声的说道:“而是主人和宠物啊!!”只是两人口中的主人和宠物的身份是不同的人。
    妖怪被夏目和猫咪老师异口同声的回答震惊了一下,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晃随后有些尴尬的说道:“这,这样的啊。”
    “你叫什么”夏目对着妖怪问道。
    妖怪没有明确的给出回答“你来猜猜。”
    夏目端坐在妖怪对面双手环胸严肃的沉思片刻后给出了答案“面具?”妖怪无语,夏目再猜“长发?”看妖怪还是没有反应夏目突然确定的答道:“我知道了,是沼泽女。”
    妖怪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让夏目继续猜下去的打算开口说:“我是下等的妖怪,本来就没有名字。”
    闻言夏目说道:“既然这样就别戏弄我啊!”
    猫咪老师这时从一旁兴奋的蹦出来“那我就来给你取个名吧!卷面,怎么样?”夏目和妖怪无语的盯着猫咪老师看到,猫咪老师追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这边的妖怪已经转开了话题无视猫咪老师和夏目说着话“没想到我还能跟人类说话啊,这就是缘分吧!这段时间要打搅你咯。”
    猫咪老师这儿还在锲而不舍的追问“喂!卷面。”妖怪没有理他猫咪老师又把目标转向夏目“卷面?”然而夏目也没有理他猫咪老师终于暴走了暴躁的大声指着妖怪问道:“我问你觉得怎么样啊!!!觉得卷面怎样啊!!”
    结果就是猫咪老师瞬间被夏目暴力镇压了下去“吵死人啊!猫咪老师。”
    在猫咪老师昏迷前还锲而不舍的喊道“卷面!”
    半夜夏目突然被一道光亮惊醒,艰难的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向光亮的发源地,翻了个身对着发出光亮绿光的妖怪你呢喃道:“好耀眼。”
    发光着的妖怪回过头来询问夏目“喂,你已经睡着了吗?很无聊啊!”伸手抚摸着夏目的头发“喂,在听我说吗?”回应她的是夏目往枕头中跟深的埋了埋“喂,起来吧!喂!”
    清醒后的夏目唯一的印象是“那天晚上我梦见有人在呼唤我,萤...萤...萤...”
    然后就是第二天早上塔子阿姨的声音“贵志,要迟到了啊!”被塔子阿姨叫醒的夏目,艰难的半抬起身看着自己被子上压着的两个重物“起来吧,得出去了。”叫醒着还在酣睡的两只,妖怪倒是一下子就清醒了,然而猫咪老师则是还在继续打着呼。
    “你觉得‘萤’好不好?”正在穿着衣服的夏目突然没头没脑的询问妖怪“名字啊,叫萤,好吗?”
    妖怪侧着头回复道:“随便你。”
    听到妖怪答案的夏目回过头继续穿衣服时不由的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突然看不到妖怪,会这样的吗?’
    这天傍晚的时候夏目和猫咪老师再一次的走在前去那条湖泊的路上,猫咪老师正在为夏目讲述着这片土地上的传说“从前这森林中住着一个山神,她和人类的女孩坠入了爱河,他们经常在深夜偷偷约会,当时在深沉夜色之中,沼泽中的萤火虫们为他们照亮了山路。作为回报,山神就把那些生命短暂的萤火虫变成了妖怪,萤火虫非常高兴,很多萤火虫就离开沼泽了,据说这里的萤火虫就是留下来的萤火虫的后代。当然,这也不过是一个传说。”
    到了湖泊边,夏目惊讶的发现昨天的哪位大叔今天竟然还在这里,“看那!”猫咪老师的一个飞扑使夏目的注意力转向了湖泊中央的妖怪,巨大脑袋的妖怪头上布满了海藻一样的头发,从水中缓缓向着岸边的大叔靠近。
    看到这个情景夏目连忙甩开猫咪老师向着飞扑而去“危险”,没想到的是妖怪在接近岸边的时候一个转身从一侧游走了。
    大叔被夏目大力的扑倒,“痛痛痛痛”夏目顶着一头草屑喊着痛爬起来。这边的大叔起身后也认出了夏目“你是,昨天的...”
    夏目急忙道歉“对不起,我不小心摔倒了。”
    大叔笑着伸手帮夏目将头顶的草屑抚掉“你真活泼啊!”夏目只好报以微笑。
    互相问好过后,夏目开口问道:“那个,这个湖泊里有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大叔有些不解夏目的问题。
    “对。”
    大叔看着湖面说道:“我也不知道,除了萤火虫,可能就是鲫鱼了吧!”
    听到这个回答,夏目再一次的和大叔鞠躬道别离去了,回去的路上猫咪老师说道:“那个妖怪不会袭击人的。”
    “这样啊!”夏目的心思却明显不在这个上面‘我问不出口‘你也能看到妖怪的吗?’这样的问题’,回过头看看还矗立在湖泊边的大叔。
    猫咪老师好像看懂了夏目心中所想说道:“即使他现在见到能看见妖怪的人,但是现在再重提旧事,只会徒增他的烦扰而已。”
    夏目停下脚步看着从树丛中站起来的妖怪“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