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种田]_分节阅读_110

作品:《流放[种田]

    流放[种田] 作者:金鞍玉勒

    流放[种田] 作者:金鞍玉勒

    他跑过去给苏青柏扣上斗笠,一边凶他,“没看见下雨呢吗?还不回家?”

    苏青柏摸到斗笠,嘿嘿一笑,说起了旁的事,“苏菜菜那兔崽子回去了?”今儿下午他带着两兄弟去摘熟了的草莓,刚开始的时候,父子三人忙个不停,兄弟俩也没停,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得空儿了还帮苏青柏干干活。

    不想,时间长了就出事了,兄弟俩因为屁大点事吵起来了,等苏青柏忙完手里的活去看那两兄弟时,蒋饭饭已经被他哥打的哇哇大哭起来。

    其实也不算打,苏菜菜就捏起他的小胖手轻轻咬了一口,蒋饭饭这个娇气包就不干啦。

    苏青柏也是服气,蒋饭饭那又脏又黏的爪子,苏菜菜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能下得去口?

    两人在一块儿就没安分过,苏青柏实在头疼,就把斗笠扣到苏菜菜的头上,“菜菜帮爹把斗笠拿回去吧,爹这会儿不用了。”

    所以,苏青柏这会儿瞧见斗笠便知道苏菜菜已经到家了。

    蒋瑁捏住苏青柏的下巴,用力捏了捏,斥责的话说不出口了,他对这人无奈极了。

    把斗笠扣到苏青柏头上,蒋瑁三下两下就将苏青柏摘好的瓜果搬上车,然后拉着苏青柏就要回去,“这么大的雨,赶紧回家。”

    说着,蒋瑁已经上了牛车,抓起缰绳就要赶车。

    “等等……”丢下俩字儿,苏青柏九朝不远处的大树底下跑去,然后弯下腰刨啊刨,刨出了树洞下躲雨的蒋饭饭。

    结果已经睡着了蒋饭饭,拉着苏青柏坐上了牛车,蒋瑁噗嗤笑了,伸手戳了戳蒋饭饭胖乎乎的脸蛋,特意绕开那脏兮兮正撅着的小嘴,说:“这是受了啥委屈了,睡觉都撅着个嘴。”

    苏青柏将人接了过来,问蒋瑁要了块儿干净的帕子给他擦嘴,“和他哥吵架,被咬了一口,委屈上就哭了。”

    ……

    回到家后,蒋饭饭就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苏青柏抱着,他还不让,非要下地自己走。

    推开房门,屋里香肩半露的苏菜菜翻身看了过来,忙伸手招呼他,“快来,哥哥给你留了好吃的。”

    吸溜了口口水,蒋饭饭扶着门翻过了门槛,一边问他哥,“什么好吃的?”

    “糕糕。”

    蒋饭饭顿时忘了下午的事儿,蹬掉鞋子就要上床。

    蒋瑁,赶他上床前给他脱了脏衣服擦洗一番,然后才将两人提溜到小竹床上,撑开床上的小桌子。

    然后兄弟俩就围着小桌子叽叽呱呱开了

    看两兄弟没有要吵架的意思,蒋瑁转身进了厨房。

    “把湿衣服脱了。”苏青柏一边擦着散下来的头发,一边拉他进自个儿卧室把拿出的干衣服塞到蒋瑁怀里,“把这个换上,别着凉了。”

    蒋瑁当着苏青柏的面脱了衣裤,苏青柏就在那儿贼眉鼠眼的偷看,二十岁过后,蒋瑁竟有长高了许多,如今站在人群里绝对是最高的那部分人,不过还是那么瘦。

    看着看着苏青柏就想到别处去了,蒋瑁好几日没回来了,好不容易回来,今晚肯定是不能歇着的。

    “蒋瑁回来了……”这是乐呵呵的苏夫人,她最是心大,既认下了蒋瑁这个儿婿,就真把他当儿婿看待了,别的身份全然不理会。

    蒋瑁早已经穿好了衣服,他朝苏夫人打了个招呼,就出去做饭了。

    拿着个凳子坐在屋檐下,苏凌川一边赏着雨景儿,一边时不时的看着厨房。

    厨房里男人身材高大,气质卓然,却偏偏愿钻进那小小的厨房,只为了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几年如一日。苏凌川叹了口气,对于他儿子来说,这大概算最好的归宿了吧。

    恋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