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作品:《长兄(H)

    了,一点防备都没有的他一时间还是呆住了,捂着嘴愣着看向辛子濯。

    “这是……”

    辛子濯倒没有先打开盒子,而是将那一大叠各种大小的纸张放在床上。

    那些东西一一在床上摊开来一些,卢弘才看清这些都是什么。

    那是各个年份的,上面签满了“卢弘”两个字的试卷,书本,和单子……

    最老的纸张上印刷上去的黑字都磨得有些看不清了,纸张灰暗发黄,貌似都是十年以上的了。

    “我想了很久,始终想不出浪漫的方式。大概我天生就不会那种东西。”

    辛子濯晃了晃小盒子:“这个东西我搬家后就一直准备着了,却拿不准到底该在什么情况下和你说。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别挑日子了,平常就好了。我们不就是一路这么走过来的吗?发现你喜欢我的时候,我愿意和你交往的时候,哪有什么是准备过的?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哪一天都可以交给你。哎,今天我总算硬着头皮说出来了——其实,我现在还是挺紧张的。”

    卢弘看着床上的试卷一类的,吶吶道:“那这些……”

    “这是你第一次来我的家长会时,签到的条子,”辛子濯抽出一张,解释后又拿起另一张,“这是你第一次给我签的考卷。”

    “这是你给我签的……”

    辛子濯不停地说了很久。

    “这些我都留着,你的名字签在我的名字旁边,虽然都只是小孩子的考卷什么的,但我都留着。”

    “子濯……”卢弘觉得自己傻了,声音发抖不说,除了“子濯”竟然想不出别的话可以说。

    辛子濯又拿出新家的房产证,笑道:“你看,这上面是我们两个的名字。”

    这是他们一起买的房子。在国内他们无法做合法夫妻,但也不是真的兄弟,想一起出现在房产证上,就只能以按份共有的方法写上去。

    “你看,我们从那么久以前,名字就开始一起出现了。”

    辛子濯打开小盒子,里面躺着一对戒指。

    “虽然没有办法在户口本上写上对方的名字,也不会有结婚证,但我觉得……这么多白纸黑字的’证件’,也许已经够了?”

    “……嗯!我愿意的!”卢弘紧张地直接说了出来。

    辛子濯“噗嗤”一声笑出来:“哥,我还没说呢,你让我说完啊。”

    “呃,好……”

    辛子濯清了清嗓子,表情严肃,声音低沉又令人安心:“哥,卢弘,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愿意……”卢弘又重复了一次,说着直接伸手从戒指盒子里拿起一枚,拉过辛子濯的手就要给他戴上。

    “你怎么比我动作还快……”

    两人给对方戴好尺寸正好的戒指后,对视了一会儿,辛子濯突然将卢弘一把扑在床上。卢弘反应过来后就热烈地亲吻着辛子濯,仿佛要将彼此相融在一起。

    被他们这一番动作折腾的,房间的地上七零八落地飘满了试卷,乱成一团。但两人毫不在意,继续紧密地纠缠着,一直吻到气息不稳才算数。

    “没有结婚证……没关系吗?”辛子濯问道。

    “你知道我根本不在意那种东西的。”卢弘气喘吁吁地回答道。

    “嗯,我知道。”辛子濯紧紧地抱着卢弘,感受着对方同样用力的回抱。他本来想着求婚后也许两人会这样那样地在床上闹腾一番,但这一刻真的到来了,他却只想抱着对方,就这么抱着到天亮。从小到大一起经历的种种快速地在眼前闪过,最后还是定格到对方此刻这一张映着幸福的笑容的脸上。

    “还好,还好你当初做了我哥。”辛子濯感叹着。

    “这事儿不是你拍板决定的吗?”卢弘回忆着已经过去了很多很多年的回忆,依稀还记得,“你说,我要是能帮你做作业,就不介意我当你哥。”

    辛子濯蹙眉:“那么老的事儿你怎么还记得!”

    “记得啊。”

    卢弘抬头亲了亲辛子濯。

    “我全部都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