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

作品:《长兄(H)

    钱啊……我们合计一下,上个屋子租期结束前就直接买了这个房子。”

    “也是,买房子还是比租的好。”昊逸也觉得,这新家比辛子濯原来组的小屋子宽敞多了,而且装修很新,地板也是新铺的,租的房子就不能这么折腾。

    之后昊逸又絮絮叨叨地说辛子濯上学能拿全奖真是厉害啊,自己半毛钱都申请不到一类的,说着说着就听到门口的钥匙孔“咔哒”响了起来,估计是卢弘回来了。

    辛子濯立马起身过去,帮卢弘开了门,把对方手上的购物袋接过来:“你先脱鞋,给我拿吧。”

    卢弘瞄到新出现的两双鞋,意识到昊逸和凌思秋已经来了:“欢迎欢迎,不好意思,没在你们来前赶回来。”

    “哪里的事儿,麻烦你做饭我们才过意不去。”凌思秋客气道。

    “那我去做饭,你们先聊着。”

    卢弘一转身,正好看到放完袋子从厨房里回来的辛子濯。

    辛子濯冲他笑了一下,也不在意后头还有两个人,大方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辛苦了。”

    “哎,你!不是,那、有人在……”卢弘一下子慌乱起来,转头看背后的昊逸和凌思秋,语无伦次地对辛子濯抗议。

    “天哪不要这样秀恩爱行吗!”昊逸故意夸张地哭诉道。

    卢弘脸红了一片,根本没眼看其他人的表情,飞快地奔进厨房里去了。

    辛子濯也不怎么见外:“分明是你先带了女友来我家里秀的。”

    之后又聊了一会儿,几个人隔着好长一段距离就闻到米饭和炒菜的香味儿了,尤其是昊逸,平时为了控制身材十分克制,这会儿馋虫都被勾起来了。

    “你……我是说卢弘,做饭一直都这么好。”胖子一开口又差点咬自己的舌头。

    辛子濯倒是无所谓:“就叫’你哥’我也无所谓的,你何必啊,其实我平时也还是习惯叫他哥的。”

    “我去,这么带感——”

    “喂——”凌思秋一看他又要瞎说话,立马打断他。

    辛子濯比了个“嘘”的手势:“我倒是无所谓,你要是当着他的面说可不行,我哥这方面脸皮可薄了。”

    “知道知道。”

    其实倒不是卢弘脸皮太薄,他在其他方面也还好。可对于公开感情这方面,卢弘真的不习惯。在他的心里,男男相恋这种事儿还是应该藏着掖着的,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还能这样像对正常的夫妻一样,请朋友来他们的家中做客。

    所以被人如此平常地打趣,他总是觉得不自在——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不开心。

    想到一切都走上了正轨,辛子濯轻松地考上了研究生,家教兼职也很顺利,现在他们还有了自己的房子,卢弘就打从心底地感到快乐。

    晚饭端上桌后四个人有说有笑地吃了这顿饭。卢弘虽然后来知道凌思秋的确是喜欢过辛子濯的,但现在那早过去了,再说辛子濯的心意他也一直都很清楚,自然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了。

    饭后辛子濯主动去洗了碗,卢弘陪昊逸他们又说了会儿话。昊逸听说他最近在搞网店,还赚了点小钱,十分好奇,便打听起这事儿来。

    网店这活儿一开始还是辛子濯给卢弘推荐的,说是不那么累,他心疼卢弘天天干活汗流浃背的,年纪轻轻的腰就不大好。于是卢弘便试着去做了做别人网店的客服,后来心思活络起来才自己开了一个,卖点零食什么的,虽然生意不说多火爆吧但至少钱赚得比端盘子多多了,而且还轻松不少,辛子濯对此十分满意。

    昊逸想一出是一出,听卢弘讲了就跃跃欲试地,和凌思秋说回去他也要试试。凌思秋熟知他这性子,嗯嗯啊啊地应付着,想着回家估计昊逸就要忘了这码子事儿了。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昊逸两人婉拒了辛子濯邀请他们留宿的好意,说知道辛子濯明天还要去上学,他们就不打扰了,找个酒店安稳地睡一晚就得了。

    道别后辛子濯又回房间看起书来。

    卢弘下意识走进厨房,发现已经被辛子濯收拾得干干净净了,他转悠了一圈儿,从冰箱里给辛子濯倒了杯牛奶,热了后端进屋里去。

    “哥,”辛子濯看卢弘放下杯子好像要走,拉住对方的手,“陪我一会儿呗。”

    卢弘倒也没别的事儿,顺着辛子濯的力气在他腿上坐下:“怎么了?我怕打扰你,你不是看书呢吗。”

    “看累了。”

    “看累了就睡吧,不差这几个小时的,明天再看。”卢弘看辛子濯每天这么辛苦,有些心疼。别人都说读研累,他连本科都没上过,不大懂,但看起来辛子濯是真的比以前要忙。

    听到卢弘这么说,辛子濯听话地将书本合了起来,“嗯”了一声:“不看了,但想抱一会儿再睡。”一边这么说着,辛子濯一边将头埋在卢弘胸口,呼吸的热气扑在卢弘的皮肤上。

    卢弘推了推他:“我没洗澡呢,衣服上沾的都是油烟味。”

    “好闻。”

    辛子濯抬头笑了一下,双手绕过卢弘的腰,搂着接吻。

    面对亲热,卢弘配合地搂着辛子濯的脖子,顺从地张开嘴,回应着对方的侵入。

    吻着吻着,两人就从书房吻回了卧室,抱在一起的姿势走路不稳,最后一起倒在双人床上。

    “哥,你看,我们的床,”辛子濯搂着卢弘说道,“我们的房子。”

    卢弘有点动容,轻声开口:“子濯……”

    “最近赶论文,忙得不行,都没怎么好好和你亲热过。”

    五年过去,辛子濯的个子又窜高了点,在外头性格也比以往更加成熟稳重了。因为他对人彬彬有礼,但却一直保持着一个不过分亲近的距离,被不少学校的妹子喊“男神”这件事卢弘也有所耳闻。但回到家里,辛子濯还是会偶尔对卢弘露出一点小孩子气的一面。

    “刚才我还没说完呢,”辛子濯拾回刚才说到一半的话,“哥,我们现在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了,像不像已经结婚的夫妻?”

    “是有点像……”卢弘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笑着回答了。

    “那哥你想不想和我结婚?”

    卢弘愣住了:“和你?想……当然是想,可是我们……”

    “你别说那么多,你就说想不想。”辛子濯今天意外的强硬,直接打断了卢弘的话,直勾勾地看着他,表情强硬。

    “子濯,你不会……”卢弘意识到了什么,有点惊讶。

    “想不想。”

    “……”

    卢弘张了张嘴:“……想。”

    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辛子濯撑起身子下了床,打开抽屉,难得有些慌乱地在里面乱翻一气。

    随后辛子濯拿出来了一个小盒子——和一叠乱七八糟的,纸?

    卢弘有点懵,不过那个小盒子的外形意味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