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作品:《长兄(H)

    卢弘说不出话来,胸口酸涩无比,眨了眨眼睛,眼泪不自觉地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所以你也不要再说什么把我带上歪路的傻话了……再更信任我一点吧。”

    “嗯……!是我说错了,是我不该那么说,我……”卢弘一时间语言都有些错乱,还有些哽咽,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眼泪更是停不下来。他有些尴尬地擦了擦脸:“你看我这么大个人了,还在你面前哭……太丢人了吧。”

    辛子濯完全不在意,轻声笑了起来:“不丢人,我很喜欢……我都没见你在我面前哭过。”

    “我是你哥,怎么能搁你面前哭。”卢弘也不是没哭过,压力大的时候,胃疼到在床上打滚但碍于心理障碍不愿意去医院的时候。只是他从来没在别人面前展露过,尤其是辛子濯。他一直以长辈自居,不想在辛子濯面前展现过于脆弱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卢弘发现在不知不觉间,辛子濯已经长大了。不光是个子,在心理和性格上,辛子濯也长大了,变成了一个比自己还要成熟的大人。

    辛子濯将录取通知随手放在茶几上,揽着卢弘的腰把人压在沙发上,抵着额头问道:“那你呢?哥,你说过喜欢我的,但你没有说过别的……”

    卢弘感觉自己的鼻子被吹得痒痒的,辛子濯声音越来越低,环绕在他的耳边。

    “我不是说过吗?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以后都是,就赖着你不走了。你说要给我买房子的,我记住了。”卢弘主动亲了辛子濯一口,仰着头看对方,难得情动地顾不上好不好意思了,主动地开始脱辛子濯的衣服。

    辛子濯被他主动的样子撩拨了,自己又刚诉说了情愫,内心也迫不及待地想和卢弘进一步肌肤相亲。于是一边紧紧搂着卢弘,一边激烈地索吻,两人的衣服很快就凌乱起来,裤子被蹬脱在地板上。

    “嗯……唔,子濯。我……我也爱你,”卢弘被吻得喘不过气,断断续续地说着,“我刚爱上你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我们真的能在一起,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到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在做梦。”

    “那你这场梦,应该还能做很久……”

    辛子濯温柔地笑了起来。

    “能做一辈子……”

    终章

    五年后

    “叮咚——”

    “叮咚叮咚——”

    辛子濯一个激灵,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从睡梦中打断了梦境。

    他这么猛地一起身,桌上的书本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他一边喊着“来了,等一下!”一边弯腰去把书都捡起来放回桌上,然后匆忙地踩着拖鞋往门口跑。

    “你们来了?比想象中要快嘛。”辛子濯开了门,露出了个笑容。

    “可不是,现在新修了那个什么什么……哎,反正就是那个什么车,开得老快,一下子就到了!”

    “进来进来。”辛子濯招呼道。

    来的人正是昊逸,当年的胖子现在已经不胖了,虽然算不上瘦,但也可以说是标准身材,不仔细看都看不出当年笨拙的影子了。

    他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人,看起来有些拘谨,但还是礼貌地对辛子濯笑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凌思秋真的被昊逸追到手了,辛子濯知道的时候可是在电话这头惊讶了好久。

    不过再惊讶也没有之前昊逸得知辛子濯和卢弘的事情的程度厉害。

    “鞋放这边就行。”

    昊逸和凌思秋进了房间,忍不住四处张望着。前段日子辛子濯和他们说自己搬了新家,请他们假期来玩玩,这才有了这次登门做客的事儿,在这之前也有个大半年没见过了。

    “你……呃,卢弘呢?”昊逸在沙发坐下,差点又脱口叫成“你哥”,这实在是难改,但怎么说他都觉得这会儿还是直接叫名字来得更自然一点。

    辛子濯给他们去倒水,笑道:“他去买菜了,说难得来一次就别出去吃了,在家做饭吧。”

    “那麻烦他了。”昊逸哈哈两声,倒也没有太客气。

    “谢谢。”凌思秋现在倒是对辛子濯十分客气,完全没了当初那点少女的小心思,完全就是保持距离的陌生人状态。

    昊逸用胳膊肘捅捅她:“哎,你们不觉得这情况和当初那会儿挺像吗?”

    辛子濯愣了一下,想起昊逸说的是什么。当初昊逸和凌思秋来家里做作业,结果卢弘误会了,自己追上去问了个明白。那时候是觉得一切都是一团糟,现在回想起来还真说不准,那到底是个坏事还是个好事。

    凌思秋一点儿也不想提起当初那段黑历史,轻拍了一下昊逸的后背:“就你话多!”

    昊逸连忙拱手认错:“不说了,不说了。”

    看他们还是这样打打闹闹,感情不错,辛子濯就安心了。也拿了杯水在沙发上坐下,在等卢弘的时间里和他们闲聊起来。

    当初辛子濯拿到录取通知后和昊逸还小聚了一次,他们算不上多亲密的友人,但也算不错的好友。对于不那么喜欢和人交往的辛子濯来说,昊逸也算是最要好的一个了。得知昊逸竟然超水平发挥,真的和凌思秋考入了同一所重点大学,辛子濯也是发自内心地祝贺了他,两人说好以后有空依旧常联系。

    昊逸偶尔放假过节地会来串个门,叙叙旧,虽然他现在完全过上了另一种新生活,但依旧清晰地记着当初小时候被称作“胖子”的那段时间,和辛子濯插科打诨的日子。

    面对辛子濯坦白说自己是同性恋,并且恋人还是卢弘的时候,昊逸整个人都不好了。但后来想想,喜欢男的就喜欢男的呗,和卢弘谈就和卢弘谈呗,又不是杀人放火,算个什么事儿!

    那是辛子濯第一次和自己认识的人“出柜”,到现在他还是挺感谢昊逸的态度的。

    “哎,我就说哪里不对,看了半天才看出来,你怎么戴着眼镜?”昊逸盯了辛子濯半天,猛一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这个?”辛子濯把眼镜摘下来,无奈道,“没办法,看书看多了,有点近视。不过我这度数不深,也不是整天戴着的,你们来前我看书来着。”

    “这么辛苦?就说读研很痛苦了……的亏我有自知之明,根本就没试。”昊逸呲牙裂嘴的,好像想到读研这事儿就感受到煎熬。

    辛子濯微笑着解释:“其实我觉得还不错,看看书,写写东西,还挺开心的。”

    “也就只有你会觉得这种事儿开心了……哎,对,你怎么想到搬家了?”

    辛子濯环视了一圈他和卢弘的新家,打从心底觉得满意,这房子的大到地板墙纸,小到桌上的一盆植物都是他们一起挑选的,想到就十分暖心。他解释道:“哦,原来那个老房子卖出去了。我妈去年又给了我一笔钱,加上奖学金啊,家教挣的钱啊,卢弘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