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

作品:《长兄(H)

    么叫都会羞耻得脸红,实在是让他忍不住这么干。

    这点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午饭期间宋梦还给辛子濯来了短信,问他考得怎么样,辛子濯中规中矩地回复说还可以,宋梦就没有再发短信过来了。

    卢弘这一请假陪考就请了三天,坚持陪辛子濯考完了最后一科。

    高考之后自然不可能马上得到结果,但至少考试已经都结束了,接下来的就是等待了。很多学生最后一科考完后就疯了一样,立马出去庆祝,也有的集体在学校撒卷子,撕书的,但这一切都和辛子濯无关。

    考完试的当天,辛子濯过得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他和卢弘回家一起做了饭吃,吃完后就搂着彼此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闲聊,还被卢弘打趣说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刚高考完的人。

    被评价说气定神闲的辛子濯其实也没那么有自信,但考都考完了,与其整天忧心,不如就别去想考试这件事儿了,他决定接下来的一个月都好好地陪着卢弘。

    29

    辛子濯几乎每天都来接卢弘下班,有时候干脆就和卢弘一起给老板娘帮忙了,惹得老板娘直笑,说这是“买一赠一”。

    她嘴上笑话辛子濯,其实转头还是给了辛子濯一份工钱,按小时计算。辛子濯一开始是拒绝了,因为他真的就是等卢弘的过程中顺手帮了些小忙,不好意思拿这钱。可老板娘再三坚持,把钱塞他手里,告诉他说:“我知道你不容易,卢弘也不容易,上大学学费不少,千万别因为钱耽误了前途。”

    辛子濯没法拒绝了,他的确需要钱,于是只能反复道谢。

    工资都拿了,辛子濯也不好意思再偶尔打个下手,每天认真地工作起来。他倒不觉得累,和地狱一样的复习都熬过来了,端端盘子点个菜算什么呢,更何况还能整天和卢弘待在一起,一低头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辛子濯还挺开心的。

    还有一天临下班的时候就剩他们俩和一个厨子了,辛子濯先进员工室换衣服。说是员工室,其实就是一个两三平的小储物室,里头有个衣架挂衣服,包大家都扔地上,挤得不得了。

    过了一会儿卢弘也过来了,见门上插着钥匙,知道辛子濯还在里面,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辛苦了,让你也跟着一起忙。”

    房间里地方太小,他们俩人往里面一站就挨得特别近。辛子濯看着卢弘的笑脸,忍不住就拽着把人抵在门上,热烈地吻了起来。

    “跟你一起怎么算忙呢。”一吻完毕,辛子濯笑道。

    卢弘也有些恋恋不舍地手挂在辛子濯脖子上,他越来越珍惜和辛子濯一起的时间,他还是有些害怕。辛子濯就要上大学了,到时候对方会看到更广阔的天地,认识更多人,等到四年之后辛子濯大学毕业开始工作,接触到的圈子完全和自己不是一个阶层的了,到时候他还会这样热烈地对待自己吗?

    辛子濯不知道卢弘在想什么,但是挂在脖子上的手鼓舞了他的肆意妄为,他的手不自觉地就摸进了卢弘的上衣,在精瘦的肉体上摸摸捏捏起来。

    “还有汗呢……”卢弘忍不住道。

    “有汗有什么关系。”辛子濯低下头和卢弘咬耳朵,他也没想在这里做。就是看了一天了,白天他也不敢在老板娘和其他人面前表现出太多身体接触,这会儿可算没外人了,他就忍不住想亲热亲热。

    突然身后的门传来“咚咚”的响声,吓得卢弘身子一抖,赶紧推开辛子濯。

    辛子濯愣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匆忙地换好衣服,开了门:“李师傅,你等一会儿,我哥还换着衣服呢,马上就好了。”说着他就走了出来,把房间留给卢弘一个人。

    “哦,不急。”李师傅是小饭馆儿里的厨师,一干许多年,也算认识俩人挺久的了。和辛子濯闲聊了一会儿,就见卢弘出来了。

    “那你俩先走吧,待会儿我关门,路上小心啊。”李师傅招招手,挤进更衣室里去了。

    “路上小心。”

    卢弘和辛子濯换了自己的衣服,一身轻松。他们早上一起骑车来的,这会儿也是一起骑车回去。

    城里治安还不错,大半夜的街上没几个人,偶有几个行人遛狗走路也是挺悠闲的。辛子濯骑着车被迎面的风吹着,心情十分舒畅,差点愉快到忘记了自己还在等高考结果。

    在这样轻松愉快的环境下,一个月过得很快,当地的高考出分了。

    辛子濯查了自己的成绩,没有超常发挥,也没有失误,他觉得和当初考完试自己预估的差不多。对于志愿填报他没有太多压力,但还是思考了一段时间的。卢弘全程就坐在他旁边,十分紧张地看着他搞这些。

    最终辛子濯还是写了他一开始就比较中意的几个学校,他不愁上不了大学,但没有十足的信心确保自己可以进到最理想的那一所,进最喜欢的专业。

    “没事儿,你要是不满意我们明年再考!”卢弘信誓旦旦地说,“你别有压力,你已经考得很好了。”

    辛子濯失笑:“我没压力,心态挺好的。也别说什么再考了,我不能再读一年了,看吧,能进哪儿是哪儿。”

    “你别愁钱的事儿,我会搞定的。”卢弘也知道,复读一年宋梦那边肯定不乐意出钱了,这样生活费的负担就又重了一些。

    “哎,你才是死脑筋,怎么就盯着这事儿不放了?”辛子濯身手把卢弘揽过来,他有时候觉得卢弘有两个状态,在家长模式的时候特别听不进劝,说什么都说不通。但变成恋人模式的时候又特别听自己的,说什么就是什么,让他觉得哭笑不得,但偏偏两个都让他很喜欢。

    果然,被辛子濯这么温情地搂着,卢弘就不继续说了,想了想,还是妥协道:“那你自己做决定吧,你开心就行。”

    辛子濯吻了吻卢弘。

    “我志愿里没有填本地的大学,我觉得我们可以想想怎么处理这房子了。”

    卢弘点点头:“要么……试试租出去吧,这房子太旧了,不好卖吧?”

    “是有点,附近环境不好,也没有电梯,家里有老人小孩的都不爱买这种房子,年轻人也看不上。”

    “而且……这毕竟是辛叔以前辛苦买下来的,你留着也是个念想吧。”卢弘斟酌道。

    辛子濯笑笑:“我倒没那么拘泥于这个,我爸要是在天有灵也不会在意这种事儿的。”

    “那有空我们去房地产中介问问吧,也不指望能卖或者租多少钱,能赚一点是一点。”

    这事儿就这么敲定了。

    大概是房子真的条件不好,在中介挂出去后来咨询的人寥寥无几,辛子濯和卢弘也没太急,毕竟还有两个多月才走,大不了再降些价格。

    大概是两人每天同进同出,早起晚归,打起工来都忘了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