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作品:《长兄(H)

    后来那只花自然是干了,卢弘舍不得扔,就把干枯的花瓣摘了放起来,花枝单独放进了那个盒子里。

    “嗯?”

    卢弘刚放好杯子,把箱子放回书房的柜子下层,刚站起身来就被辛子濯从后头搂住了。

    “我以后会补给你更好的礼物的。”

    辛子濯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郁闷,卢弘真诚地宽慰道:“别这么说,你现在送我的这些礼物就是最好的了。”

    “不,肯定还有更好的。”

    虽然辛子濯平时看起来有点早熟,但这个时候却还是看起来像个孩子。卢弘心里发酸,却同时觉得这样的辛子濯也要命地对自己有吸引力。

    他转过身子,和辛子濯面对面,犹豫了一下,还是主动探头在辛子濯嘴唇上快速地亲了一下:“好……那我等着。”

    28

    高考前的时间仿佛飞一样,转眼就到了考试前夕。

    回想起这两年,辛子濯只觉得一向觉得漫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学生生涯,就这么走完了一大半,十分没有现实感。

    最终辛子濯还是把目标瞄准在了s市的医学院,那是一个知名的院校,临床心理学虽然不是最知名的专业,但也有不知道多少人抢破头想考进去。辛子濯对自己还是有那么点自信的,但也难说高考发挥能不能稳定,只是这时候如果都不愿意拼一把,以后还有多少机会能拼一次呢?

    卢弘自然是全力支持辛子濯的,他怕说出来乌鸦嘴,但心里其实早就暗下决定,要是辛子濯高考失利,或者最终录取不尽人意,他就再供子濯复读一年,一年不行就两年,直到考到为止。

    高考的那一天,卢弘特意和小饭馆请了假,说什么都要送辛子濯去考场。

    考场的学校离家里其实不远,走路二十分钟就能到,卢弘亲自给辛子濯做了早饭吃,吃完后他们两个一起出的门。当天天公作美,是个阴天,温度也不高,是个很舒服的天气,辛子濯头一天晚上还紧张得有些睡不着,但到了高考当天早上,他却不紧张了,也不知道是个例还是大家都这样。

    临出门前,辛子濯还和卢弘接了长长的一个吻,吻完也没多说什么,彼此心知肚明地露出了微笑,然后就跨出了家门。

    和以往的高考一样,今年街上也是成堆的送考的家长,为了考试封路,还有各处小卖部饭店打出的“高考套餐”招牌。一切都和往年无差,只有接受高考的孩子一批又换了一批。

    “我进去了。”辛子濯拿着准考证,回头和卢弘说道,“你回家歇着吧,别在外头干等着了。”

    卢弘摇摇头:“没事儿,我待会儿就找个地方坐着等你,回家坐不了多大一会儿还得出来。考完还来这儿找我,我们一起吃饭。”

    “行吧。”辛子濯也不劝说卢弘了,他知道卢弘对陪自己高考的事儿特别执着。一个是因为这是对人生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二……大概也是因为卢弘自己没有经历过高考,总觉得有些遗憾吧。

    进入考场后,辛子濯看了一圈不熟悉的环境,和一张张不熟悉的面孔。有的人神色正常,也有的人脸色苍白,还有个小姑娘紧张地手一直发抖,不住地咬着嘴唇。

    辛子濯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平静过,他对自己说,努力了这么多年了,尽力就好。

    说是等考完的时候去分开的位置等人,结果卢弘明明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坐不住了,在店里买了杯冰茶,拿着站到那个位置去一边喝一边等。这期间还被旁边的中年妇女搭了话,无非是小伙子这么年轻,是在等谁高考啊一类的的闲聊。

    “我弟弟。”卢弘说起辛子濯的时候总是忍不住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中年妇女点点头:“就说你看着这么小,不像有孩子的人嘛。你爸妈咋不来,上班忙?”

    卢弘为难地“嗯……”了一声,尾音拉得长长的。

    那妇女没听出不对味儿来,打趣道:“有的家长是忙的,你也理解一下。我是家庭主妇,闲着没事,就来等着了,你家里肯定是大公司上班的那种吧?请不了假,哎,我老公也是……”

    卢弘打断她要开始侃大山的架势,苦笑道:“不是,我弟弟家……一个去的早,一个不跟我们一起了。”

    “啊……”那中年妇女也不是故意的,就是爱找人闲扯。这会儿禁不住露出了懊悔的神色,“这,这真是的,不好意思,都怪我这嘴……”

    卢弘摇摇手:“没事儿、没事儿,过去好多年了。”

    他看起来不想继续聊下去,那中年妇女自觉地挪到旁边去,就不再和他搭话了。

    相比在考场内专心做题的辛子濯,卢弘在外面感觉倒是反而更煎熬。他不停地想着,要是考题难,待会儿辛子濯出来心情不佳,自己该怎么安慰他?如果他待会儿……

    乱七八糟的念头在卢弘脑子里转来转去,一直到半个多小时以后,开始有学生陆陆续续地出到校门外来,卢弘才打住各种猜想,开始在人群里拼命探头张望辛子濯的身影。

    卢弘总觉得,辛子濯像是会发光一样。

    就像现在,在茫茫学子的人海中,辛子濯刚从校门走出来,卢弘就一眼看到了他,忍不住举起胳膊冲辛子濯挥手。辛子濯也一眼就看到了卢弘,后者的脸上不自觉地已经露出了笑容,辛子濯看到也忍不住笑了,而且心里暖暖的,几步小跑过去,绕过各种人群,先给卢弘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虽然才考完一门,但也不乏各种情绪激动的家长和孩子。有的是欣喜,有的是伤心,总之在这样的场景里,兄弟俩拥抱一下再正常不过了,根本就不会有旁人侧目。看辛子濯情绪正常,卢弘就知道他发挥得不错,难得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挺开心地回抱了辛子濯。

    “考得好吗?”虽然知道是废话,但卢弘还是第一句就忍不住问了这个。

    “正常发挥。”辛子濯笑笑,神色轻松。

    “你的正常发挥那就是好!”卢弘忍不住笑了,把之前辛子濯寄放在他这儿的手机还给辛子濯,“我在外面比你还紧张!走,我们去吃饭吧……书包要不要我帮你拿?”

    辛子濯忍不住笑起来,避开卢弘伸过来的手,故意小声调笑道:“人家都是奶奶才着急要帮孙子拿书包呢,你歇会儿吧,亲爱的。”

    “你、你说什么呢!”卢弘听到辛子濯最后称呼自己的三个字,顿时皮肤从耳尖到脖子都变红了,四处张望了一下,禁不住咳嗽了好几声。

    辛子濯很少叫卢弘“哥”以外的称呼,但偶尔在床上,或者很温情的时候,还是会直接以名字相称,很偶尔还会冒出这种调情一般的称呼,不过多半都是在逗弄卢弘呢。

    “不招惹你了,我们去吃饭吧。”辛子濯忍不住笑了,卢弘每次被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