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

作品:《长兄(H)

    脆一横心,直白道:[妈,你中午有空吗?我午休的时候给你打个电话,有重要的事想要问你。]

    宋梦那头心里犯嘀咕,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啊?辛子濯从来没有这么严肃地说起什么事儿过……难道辛子濯早恋了?搞大人家女孩子的肚子了?

    [有空啊,什么事儿啊?你别吓我。]

    辛子濯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是不是太严肃了,正好这时候车到站了,他在走进校门前回了一句:[没什么严重的事儿,我中午给你打电话,电话里说吧?]之后就把手机收回了口袋。

    27

    坐在课堂里,辛子濯稍微有些因为这件事走神。实在是因为这件事有些困扰,他很难集中注意力到黑板上。

    这么恍惚了一上午,昊逸发现他不对劲,还特意跑来问他怎么了。

    说起来昊逸最近也是真的开始努力了,报了补习班,上课也不开小差了,有问题不是找辛子濯就是跑去找老师,一开始都把老师给吓了一跳。

    辛子濯眼看着昊逸都给累瘦下去了,深觉对方这回是认真的,不得不感叹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他最后一节课前的课间和昊逸随口说了两句情况,反正他家的事儿昊逸都知道。对方也没法多说什么,只能和他一起叹气,宽慰他宋梦肯定会把房子给他的,毕竟那也是亲妈不是。

    昊逸看着辛子濯苦笑道:“说实话……每次看着你就觉得你真不容易。家里那么多事儿,还要考虑生活,成绩还不落下。”他颇为感慨地叹了口气:“你看我,啥啥干不好,天天还净想着玩,现在想认真都赶不上来。”

    “哪呀,”辛子濯难得看昊逸这么感伤,都有点不习惯了,“这不是进步挺大的吗。”

    昊逸摇摇头:“反正就是觉得你不容易。”

    辛子濯听到昊逸说“不容易”,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场景却是每天晚上卢弘打工回来的身影,他恨不得一夜长大,跳到可以工作的年纪。

    “我哪不容易,我哥才不容易。”

    昊逸当面管卢弘叫卢哥:“是,卢哥不容易,你也不容易……所以才说你厉害。”

    “你这么奉承我,我都不习惯了。”辛子濯忍不住笑了。

    “哎,就是你一提起这么现实的问题,我就想起乱七八糟的自己的事儿来,但和你比比又觉得自己这些都不算什么事儿……哎,刚才说到哪儿来着?对,你妈……”昊逸又把话题扯回房子上去,他也没管人家要过这种东西,哪能出什么好主意,也就随口说一堆,不过一通插科打诨下来辛子濯心情好了许多。

    中午去食堂吃完饭,辛子濯就溜到操场的角落,有个小花坛。夏天的时候这里倒是有不少散步的学生,但这会儿冷得很,花坛里别说花了,植物叶子也掉了大半,根本就没人来这吹冷风。

    “喂?”

    辛子濯的电话打出去没几秒,宋梦就接了电话。

    “哎,妈和叔叔说事儿呢,马上打回给你啊。”

    “……”辛子濯还没反应过来,宋梦那头就挂了电话。他本来准备了一堆的话都堵在嘴边没说出口,。学校规定在教学楼里不能拿出手机,他不能回去等,只能坐在花坛旁边拿着手机干坐着,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迟迟才挂了电话。辛子濯突然觉得心里一股闷气憋在那,搞得他胸口酸涩难受。

    过了足有将近二十分钟,宋梦才打回来问辛子濯有什么事儿。辛子濯一看时间,午休都快结束了,本来准备好的“长篇大论”也缩短了。本来他还准备先和宋梦聊聊天,问问她和她老公怎么样了,然后再说到房子的事儿。但突然他却没了绕弯子的心情,直截了当地开口就和宋梦说要房子。

    “要那个干嘛呀?”

    “以后上大学,可能要去别的地方啊。到时候我想把那房子租出去,能抵点学费。”

    宋梦“啊”了一声,迟疑道:“对,上大学学费贵……我到时候问问你叔叔,能不能多给你一点生活费?上大学要多少钱啊?”

    辛子濯心里叹了口气。宋梦还是这样,对生活琐事没什么概念,他根本不指望宋梦的老公会再多给自己什么钱,对方要是喜欢自己,当初再婚的时候宋梦就不会留下自己一个人嫁过去了。

    “算了吧,这样你也为难不是?你老公那个小孩也是要花钱的年纪。我把那房子租出去收租金,再打打零工,钱也够的。”

    “那行……也是,小舒最近要娶老婆了,正要买房子呢,估计你叔叔抽不出额外的钱了……反正你那房子也一直是你住着,本来就是你爸留给你的。”宋梦毫无犹豫地一口答应下来。

    小舒是宋梦的继子的名字,辛子濯从来没关心过对方的全名是什么。

    没想到就这么爽快地把这事儿说下来了,挂了电话,辛子濯觉得心中一阵轻松。

    说来也是,宋梦这人很神奇地爱钱,又不在乎钱。她可以为了过得好一点,抛下自己还在上学的儿子跑去嫁人。但等她生活好了,又毫不在意一套房子的钱了。

    总的来说这事儿还是很顺利的,辛子濯终于能安心回去上课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他和卢弘说了这事儿,卢弘看起来挺开心的,也算是有件心事儿落地了。

    之后辛子濯抽空去和宋梦办了房产过户,拿着一张没什么分量的房产证,看着宋梦上了出租车离开,他突然有种和宋梦最后一点关系也被切断了的感觉,但现在他无暇分心想这种问题,离高考只剩不到半年,每一天的时间都比金子还要宝贵。

    四月末是卢弘的生日,每年辛子濯都会挑些实用但不贵重的礼物送卢弘,偶尔也会自己动手做点什么小饰品。他倒是想送对方好东西,但他的生活费很大一部分也是卢弘赚的,拿来买那些贵的东西实在是说不过去。

    今年可是辛子濯和卢弘交往后对方的第一个生日,可考前复习压力大到辛子濯想多花些时间做精致一些的东西都有些困难,思来想去,他还是自己做了一个手工杯子,上面有自己彩绘上去的图案。

    辛子濯不擅长画画,照着网上的图片练了好几张才敢往杯子上招呼,最终效果也不算好看,但卢弘收到的时候还是开心得不得了,小心翼翼地捧着看了很久,睡觉前才收到一个箱子里去——辛子濯知道那个箱子,自己这几年送他的礼物都被放在那里面。

    辛子濯瞥到了盒子里的一根枝条,想起来那是自己两个多月前情人节买给卢弘的。当时街上到处都是捧着大束鲜花的男男女女,他却只买了一只花,怎么看怎么有点穷酸。但晚上卢弘回家的时候辛子濯把花拿出来,卢弘竟然感动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之后他还内疚了好几天,就因为他忙得忘了情人节这事儿,竟然没有给辛子濯准备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