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作品:《长兄(H)

    粥,还有菠菜,胡萝卜和两大块肉。他现用手机查了什么对胃比较好,回了家就钻进厨房一边看着手机上的食谱一边熬起南瓜粥来。外面的天色快速地暗了下去,辛子濯往窗外看了一眼,听着灶台上高压锅呲呲作响的声音待了一会儿,转头就看到卢弘摇摇晃晃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我做吧。”

    辛子濯一愣:“你怎么起来了?回去躺着吧,我都做上了,你就别沾手了。”

    卢弘却没有回去,摇了摇头:“都天黑了,不睡了……我睡太久了,你怎么不叫我起来?”

    “我叫你干嘛呀,反正也不去上班,睡到吃饭也没事儿。”

    卢弘走到厨房门口,辛子濯却一步跨到门口,本来门就小,再被他这么站住了一堵,卢弘往哪晃他就往哪儿挪一步,根本不让人进去。

    “你几岁了?”卢弘气笑了。

    “反正今天肯定轮不到你做饭。你要是不想睡就去坐会儿,一会儿就开饭。”

    辛子濯分外坚定,根本不给卢弘一点儿机会进厨房,卢弘只能走到餐桌旁拉了张椅子坐下,面朝着辛子濯的方向:“做什么呢?闻着真香。”

    “南瓜粥,我看网上说南瓜和粥都对胃好。”粥在锅里煮着,也用不着辛子濯干嘛,他就斜着倚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臂,转过头跟卢弘说话。

    辛子濯的头发因为一直在闷热的厨房里待着出了汗,湿答答地粘在额头上。他身上穿的是家里唯一一件围裙——以往那都是穿在卢弘身上的。

    卢弘被这模样的辛子濯盯着看了两眼就心跳加速,随即有些羞愧地移开了眼神,感觉自己这种不受控制的“扭曲”想法实在是愧对辛子濯的一片心意。

    辛子濯当然看到了他不自然的动作,干脆装作没看到,但心里也有点别扭。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辛子濯咳嗽了一声,转回厨房里面盯着高压锅看。

    好在没过多久时间就到了,辛子濯关了高压锅的火,然后另外起火把两个菜都炒了。卢弘看他一个人忙上忙下还是心里过意不去,走过去帮他盛菜。只是搭把手,辛子濯就没那么在意了,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碗给卢弘让他盛粥。

    递过碗的时候卢弘不小心碰到了辛子濯的指尖,两边相触,不同于瓷碗的温热触感让双方都是一愣。在辛子濯的记忆里,由于卢弘的刻意避嫌,他们都很久没有过身体接触了,今天从早上送人到医院一直到现在算是把今年的都给补上了。

    可是上午的时候辛子濯因为卢弘的病着急上火,根本没考虑到这事儿。现在才隐约感觉到一丝异样,卢弘的手指十分冰凉,哪怕是在夏天睡了一整个下午都没有热乎起来,让他有一种想要握暖的冲动。

    卢弘惊地险些把碗都掉在地上,急急忙忙地换了个位置握着碗沿,偏过脑袋去盛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一直到粥和菜端上桌子,两个人坐定,辛子濯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哥,你手怎么那么凉?”

    “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天生四肢就暖和不起来。”

    “我听说手脚冰凉是心脏不好,”辛子濯关心道,“下次你去做个全身体检吧?万一有什么毛病……”

    “哪儿能啊,我还没老呢。”

    辛子濯对这事儿很坚决:“又不是只有年纪大了才会有问题,早点预防起来总没错。我就快上大学了,到时候也许能半工半读,你以后就别做体力劳动的打工了,好吗?”

    卢弘下意识地被说得搓了搓手指,好像的确有点冰,他自己是没当一回事儿:“那我有空去看看吧。饭馆儿那活本来也不累,你就别瞎操心了。”

    思索了一会儿,辛子濯犹豫地说道:“我说的不是饭馆儿那。”

    “那是什么?检票那活儿更方便,就坐那,动动手……哎,可惜展览不是天天都有……”

    卢弘的话说到一半,就被辛子濯短短的几个字打断了:“我是说大排档那。”

    卢弘一瞬间瞪大了眼睛,他以为自己从来没提过,藏得很好。况且最近辛子濯放假了,他想早点回家,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去那了,辛子濯是怎么知道的?!

    “我……什么大排档?”

    辛子濯看到卢弘一脸毫无底气的表情反问自己,叹了口气:“哥,我早都知道了。”

    他告诉了卢弘自己是如何不小心发现了电脑上的历史记录,又抱着怎样的心情翘了晚自习,去跟踪了卢弘。

    “看你的历史记录、翘课……跟踪你,这些都是我不对。”辛子濯诚恳地道歉,他今天说出来也是真的不想有什么事瞒着卢弘。

    卢弘还处于震惊的状况里没有反应过来,好半天才呐呐地说:“原来你一早就知道了……”

    “对不起。”辛子濯又道了一遍歉。

    “不、不是你的错……但是以后不能再翘晚自习了。”卢弘无措地摇摇头,他想象不出,为什么辛子濯早几个月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却一点表现也没有?

    “你……”卢弘手指反复没有意识地摩擦着,试探性地问道,“你怎么会不反感同性恋?”

    “我为什么要反感同性恋?”

    卢弘没想到辛子濯反问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个道理:“因为……大家都觉得同性恋恶心。两个男人在一起是错误的。”

    “不是的。”辛子濯早几个月就去图书馆查了一堆资料,在网上也尝试找了不少东西,反正学术资料上都说了,同性恋不是疾病,也不需要被治疗,只不过是一种取向罢了。

    他不忍心看卢弘一直因为性取向如此忐忑又自责,便把自己知道的完完整整地告诉卢弘。

    卢弘听得晕头转向,只听懂了同性恋并不是病这一个道理。

    “子濯,你……你还真是……”

    “怎么了?”

    卢弘神情也放松下来,笑道:“这也要去图书馆查,不怪你成绩那么好……哪方面都一样的用功。”

    “总之你别总觉得同性恋就怎么着了。”辛子濯夹了几筷子菜,盯着卢弘一直盯到对方点头应是。

    第二天卢弘又被辛子濯强行劝说着留下来在家休息了一天,还去和老板娘通知了一声。老板娘认识他们俩这么些年了,听说卢弘得了胃溃疡昨天都痛到去医院了,当然不让他来上班了,还问需不需要再休息两天,工资照算卢弘的。

    卢弘当然不愿意,他心里过意不去。而且胃病不发作的时候他也不痛不痒的,在家休息也休息不出个什么来,所以只在家里待了一天,第二天就照常去工作了。

    而辛子濯自己也在网上查到了一些东西,想要亲自去看看。

    17

    出门前辛子濯确认了一遍地址。

    他是在网上找到的这一家——心理咨询工作室。这年头心理医生也算是比较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