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作品:《长兄(H)

    这些书让他很感兴趣。这是一个他从学校课本上从未了解过,并且大众也几乎没有了解的领域。

    那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卢弘几乎都在避开和辛子濯共处的时间,偶尔两人独处的时候,卢弘也是表面风轻云淡地装作之前的事儿都没发生过,只是在肢体上和辛子濯更无接触,几乎要离开半米远。

    辛子濯看在眼里觉得有些心酸,这段日子卢弘过得痛苦,他也没好到哪里去。在这样的心情下,他都忘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

    八月份生的辛子濯当初比别的小孩晚了一些上学,所以临近高三就十八了。这样一个重要的生日,他自己完全不记得,可卢弘还记得清清楚楚。

    开学前一个月学校已经开始统一课外辅导了,所以辛子濯回家的时候天早就黑了,他本来打算自己把昨天的剩饭拿出来热热吃了,没想到一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小巧的奶油蛋糕。

    卢弘早已把蜡烛插好了,看到辛子濯进来局促笑了一下,一边拿打火机点蜡烛,一边说:“来,快把灯关了。”

    辛子濯感觉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面对面地看到过卢弘的脸庞了,这段时间卢弘早出晚归,不是必要的事儿甚至都不和自己当面说,尽隔着门说,甚至直接发短信。他看到蛋糕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生日,进门关了灯后就看到卢弘已经点好了大半圈蜡烛,微微的火光映照在脸颊和瞳孔里,辛子濯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内心一片柔软。

    “哥……”

    卢弘没有应,而是催促着辛子濯赶紧吹蜡烛许愿,过会儿蜡就要滴到奶油上了。

    辛子濯赶鸭子上架地闭上眼睛,他早就过了相信生日许愿的年纪,但想到卢弘准备了这一切,想了想还是虔诚地许了个愿。

    和以往一样,他还是希望刻意顺利考上好大学,以后能给家里减轻负担。

    但今年他又默默加了一个,希望和卢弘的关系能不要再这么尴尬。爱情也好,亲情也好,辛子濯现在还没想明白,但是他绝对不想卢弘在自己高考后就离开这个家,这是他可以称得上是自私的愿望。

    辛子濯一口气吹灭了蜡烛,卢弘早就走到门口的开关旁边,在他吹熄蜡烛后就开了灯。

    “谢谢。”辛子濯脸上忍不住露出愉快的笑容,转头看着卢弘,“我都忘了今天是生日了,你买蛋糕也不和我说一声,万一我今天出去吃晚饭了怎么办?”

    “这才是惊喜啊……你等等。”卢弘走回房间,不一会儿在辛子濯疑惑的目光下拿出了一个包装过的盒子。

    “还有生日礼物?”辛子濯惊讶道。

    卢弘点点头:“快拆开看看。”说着他将蜡烛一根根拔下来,小心地铲掉奶油上蹭到的几处蜡,然后拿起刀来切蛋糕。

    辛子濯前两年都没要生日礼物,和卢弘说出门吃顿饭就算了,今年没想到卢弘还专门准备了礼物。他匆匆忙忙地拆开盒子,赫然发现里面是个新款的苹果手机。

    “哥……”辛子濯皱着眉毛看卢弘,“这个那么贵,买它干嘛啊!”

    卢弘就知道辛子濯在意价格:“我看现在年轻人都流行用这个,你那些同学也是人手一个吧?”

    辛子濯是现在还用着好几年前的老款手机,但他觉得这也挺好的,想到卢弘在大排档和餐馆儿里赚的辛苦钱就这样换了一个手机给自己用,他就心疼:“又不是必需品……”

    “但你今天十八岁生日,是很重要的日子,就难得奢侈一回吧。这是哥的心意,你就收着吧,老的那个手机正好可以给我用,我那个都报废了。”这是那之后卢弘第一次已哥哥自称,他苦笑了一下,“上次说不想做你哥了的那些话……是冲动了。”

    “我知道我们没可能的,上次也是我脑子一热……你要是不嫌弃,以后我就还当你哥,你还是我弟弟,咱们和以前一样,行吗?”

    那天之后,卢弘头一次主动提起这事儿。要搁之前,辛子濯听到卢弘愿意保持原本的兄弟关系,不知道该多开心。但现在听到他提起这岔,却开心不起来。纠结了这么些天,辛子濯知道,他们的关系不是说回到兄弟就能回去的,说白了只是卢弘在为了双方退让罢了。

    辛子濯脑子乱得很,张了张嘴,轻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我不接受你,但又不让你走……”

    卢弘顿了一下,说:“怎么可能?你不是同性恋,更不可能像我这么……变态,喜欢上小自己那么多的弟弟……不接受是正常的。我不走,也是因为我自己不想走。我舍不得。”

    这段时间来卢弘似乎想清楚了很多,他垂下眼眸,叹了口气接着说下去:“你要是不赶我,我就这么待着了。等你哪天有了女朋友,结婚了,我再……”

    “我不结婚。”辛子濯张口否定。

    卢弘笑了:“别开玩笑了,我还想着哪天是不是能抱侄子呢……”

    辛子濯坚定地摇了摇头:“我真的不想结婚,也不想谈恋爱。以前我就想着,等读完大学找到工作后,你要是还没对象,我们就接着一起过,只不过是以兄弟身份,而不是……恋人……”说到后面,辛子濯自己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你还小,以后遇到喜欢的女生就不会这样想了。”

    辛子濯想反驳,话到一半又被咽了回去。卢弘把切好了的蛋糕推到辛子濯面前:“再祝你一次生日快乐,之前那事儿……我们就都忘了吧。”

    辛子濯局促地笑了一下,没回应,也没点头,默默地吃起蛋糕来。

    15

    十八岁晚上大概是这段时间以来辛子濯和卢弘相处最自然的一天了。两人都姑且放下了那些事儿好好地庆祝了一下生日。

    辛子濯晚上回房间后摆弄了好半天手机,预计着明天出门去剪sim卡。他姑且先拿着老的手机随便看看网页,断断续续地回着几个生日祝福。

    第二天他起床后慢悠悠地洗了个脸,准备下楼吃早饭,结果走到门口就发现卢弘的鞋子和包纹丝未动。

    看了眼手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理应卢弘已经出去了才对。辛子濯心想难道卢弘今天睡过头了?蹑手蹑脚地走到卢弘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哥?”

    “子濯……”

    辛子濯听到卢弘轻微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他总觉得卢弘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当即有点着急:“你怎么了?哥你今天不上班?”

    里面没回话,辛子濯又拍了几下门:“你没事儿吧?我进去了啊?”

    “别……我没事。”

    辛子濯才不信他这欲盖弥彰的话,门没锁,他一推就进去了,只见卢弘蜷缩在床上,神情有些痛苦。

    看到辛子濯就这么推门进来,卢弘意识到自己连裤子都还没穿上,只身着一条平角内裤和一件大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