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作品:《长兄(H)

    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兄弟的关系。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亲兄弟还亲。

    卢弘当然没指望辛子濯会回应,他自暴自弃地接着说下去:“是我不好,我应该憋着不说的。但至少现在先别和我断绝关系,等你上了大学后我就走,学费和生活费我还是会打给你的,等你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我就彻底消失,不会打扰你……”

    “你在说什么呢!”辛子濯赶忙打断卢弘一长串的叙述,信息量太大,他一时间无法消化,但是绝对没有卢弘以为的那种厌恶或者恶心的感觉,到目前为止只是惊讶而已。意识到自己的音量有点大,回头张望了一下,见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转过头来将声音放轻了一点:“我、我只是觉得有点惊讶,没有别的意思,哥你别自作主张。”

    “你不觉得我噁心?”

    看到坐在对面的卢弘握着纸杯的手有些发抖,辛子濯头脑一片混乱,他下意识就摇了摇头:“不,怎么可能?我……我还是当你是我哥的。”

    卢弘自嘲地笑了一声,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可是我却不想当你哥了。”

    辛子濯想说什么,看着卢弘苦涩的笑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声音被卡在嗓子里发不出来:“我……”

    卢弘转头看了眼窗外,声音透露着说不出的疲惫:“别说了,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吧。你同学不还在家里吗?别晾着人家了。”说罢他就站起身来,辛子濯也想跟上去,但听到背过身去的卢弘几乎是祈求地说道:“子濯,求你了,别跟上来……”

    辛子濯站在原地,出神地看着卢弘走下楼梯。过了十几秒,他看到卢弘的身影出现在窗外的人行道上走远,路上有几个人回头看他,辛子濯猜卢弘大概哭了。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的手也在微微地发抖。

    拿出手机,他给昊逸发了条短信,说不好意思,但他有点事儿,今天可能回不去了。

    昊逸先关心地问了两句他出什么事儿了,要紧吗,但辛子濯现在心情乱得很,也没正面回答他,最后开玩笑地回了句“好好把握和女神单独吃饭的机会啊”就关了手机。

    辛子濯不想回家,也不知道去哪里,就这样坐在原位发呆。

    14

    到了饭点,快餐厅人越来越多,辛子濯不好意思点着杯饮料就一直霸占着座位,但是又吃不下东西,于是就出去找了个公园漫无目的地游走。傍晚的公园里有不少老人和孩子,也有很多年轻的小夫妇。辛子濯看着那些夫妻或是情侣们,心想,卢弘对自己抱有的原来是爱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喜欢自己?

    这些问题他都无所得知。

    辛子濯觉得自己不会结婚,他设想过如果卢弘未来也没有个对象,那他们就兄弟俩凑合着住在一起——像现在一样,只是再也不用那么辛苦,而是可以安定地过小康日子。

    如果卢弘有了恋人,那他们也可以住附近,逢年过节窜个门,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自己肯定第一个送到他们家去,这样一来也不辜负这么多年卢弘像个爹一样供自己读书,还有平日里那些难得的兄弟感情。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辛子濯万万没想到的,卢弘竟然说喜欢自己。

    先不说辛子濯是不是同性恋,卢弘在名义上是他的哥哥,这才是最难以跨过的一个坎儿。

    一晚上的时间,辛子濯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天翻地覆了,但他一刻也没有思考过卢弘所述的“彻底消失”。不管其他的方面如何,辛子濯都绝对不想让卢弘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这一天辛子濯破天荒地凌晨才回家,他到家的时候,客厅的灯亮着,卢弘房间的门紧闭着,从门缝里可以看到床头灯透出来的微弱的黄光。辛子濯知道卢弘还醒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等他,但脱了鞋犹豫再三后,还是在门外轻声说了一句:“哥,我回来了。”

    半晌,屋里的灯随着喀嗒一声灭了,才传来卢弘听起来平静的声音:“早点睡吧。”

    辛子濯不知道该回什么,低声“嗯”了一声,脱了外套去刷牙洗脸。回到自己房间后他的大脑开始冷静下来,卢弘突然提出要单独睡,和自己的距离感,还有刻意回避的肢体接触……以往的异常都得到了解释。他烦躁地睡不着,关了灯望着天花板,想看手机才发现自己因为心烦好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关机了。开机后他就看到了卢弘在十点以后给自己打过好几个电话,想到都这个点儿了卢弘还没睡,就等着自己回来,他却关了手机,不知道卢弘要怎么乱想了。

    辛子濯拿着手机看了半天,难得地撒了一个谎,和卢弘发了一条短信:“我之前手机没电了,才看到你给我打电话了,没接到。”

    卢弘虽然关了灯,今晚估计也是要彻夜不眠了。他想像中坦白一切后辛子濯大概就要和自己老死不相往来了,这会儿收到辛子濯的短信估计也是很讶异,回了一条:“回来就好,没事儿了,早点睡吧。”

    辛子濯想到卢弘先到家,发现家里一片黑漆漆的,而自己还没回来,当时是怎样一种心情?是不是以为自己再也不回来了?

    隔着两道门,两个人都无法入睡,心思各异。但他们可以肯定的是,经过下午那一番剖白之后,本来单纯的兄弟关系肯定是彻底回不去了。

    第二天一早,也不知道卢弘是真的有事儿还是刻意回避,辛子濯天才蒙蒙亮就听到家门开关的声音。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卢弘。对于凌思秋,或者别的暗恋明恋他的女孩子们,辛子濯可以做到刻意疏远,甚至无视,因为他根本不在乎,也压根和她们没有什么关系。现在这个人换成了卢弘,辛子濯却不知所措起来。他还想和卢弘保持和原来一样的关系,再近一步?辛子濯没考虑过。退一步?他又怕这样回避的举动会伤卢弘的心。

    十点钟一到,辛子濯就出门赶到了市图书馆。关于同性恋这事儿,搜索引擎上的问题和回答众说纷谈,辛子濯不愿细看,他想了解得更透彻一些。

    虽然同性恋在当时的小城市里还是摆不上台面的事儿,但图书馆里关于这方面的书籍还是能找到的。辛子濯抱了一厚叠,找了个空桌子就开始快速地翻阅起来。偶尔有路过的人瞄到这么一大堆关于这方面的书脊,露出或者好奇或者嫌恶的表情,辛子濯也不放在心上,只是专心得阅读,转眼就从天亮看到天色渐暗。

    他明确地得知,同性恋不是病,还有其他一堆关于同性恋人口基数,历史,历史起源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可是并没有哪本书里提到兄弟之间的感情问题的。辛子濯想,那大概算伦理问题了吧。

    可是卢弘和他又没有血缘关系。

    最后他借了两本书回家看,虽然已经无法进一步解释自己的问题,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