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作品:《长兄(H)

    思秋有点沮丧,这次来本来想给辛子濯留个好印象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好像搞砸了什么……

    13

    辛子濯出门已经看不到卢弘的人影了,他知道卢弘不开心了,甚至可能有些恼火,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想赶紧追上去问个清楚。

    卢弘极少生气,平时性子甚至有些温吞,好说话,好脾气,辛子濯上次见到卢弘生气还是半年前提起打工的事儿那会。卢弘说是生气,也没有夺门而出那么严重,只是语气重了点。

    下了单元楼的楼梯后辛子濯左顾右盼,远远地往到卢弘从小区门口拐出去,脚步匆忙,像是在逃一般。他也顾不上那么多,大步冲卢弘跑过去:“哥!?”

    卢弘一惊,看到辛子濯追上来,露出了一个有些惊讶但是又分外复杂的表情,他的脚步却没有停下来,只是放缓了一些。

    辛子濯追上了卢弘,还没从突然开始奔跑的气喘中缓过神儿来。卢弘没转过头,因为他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面对辛子濯,他依旧慢悠悠地走着,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哑:“你出来做什么?我说了去再买点菜了。”

    “……发生什么了?”辛子濯断定,卢弘的反应绝对不是正常的’买菜去’这么简单,可是他琢磨不透哪里出了问题。

    “你不欢迎我同学来家里?是我不对,没事先和你说……”

    “不。不是。”卢弘头低着看脚下的路,露出了一个苦笑,“你这个年纪,有’同学’来家里玩再正常不过了,没必要和我报备……毕竟那是你家。”

    辛子濯有些着急,他最不喜欢卢弘这样表达出与这个家的疏离感,仿佛随时都要离开一样:“这都多少年了,你还说这话?不是我家,那是我们家。”

    卢弘听到“我们”这个词的时候身体一颤,尽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嗯。”

    “哥……你到底怎么了?”又沉默地走了几米,辛子濯受不了这样简短又冷淡的回应,上前一步拉住了卢弘的胳膊,让他转过头来面对自己。

    卢弘眼眶有点发红,吓了辛子濯一跳。

    只不过是同学来家里作客,有那么严重?

    卢弘似乎觉得自己的失态被看去了十分难堪,想挣脱开辛子濯的手,但是却被后者抓得牢牢的。

    “子濯,你能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吗?”

    辛子濯看着卢弘偏过头去不看自己,也不直面自己的问题,感觉有一股气憋在胸里发泄不出去。他抓着卢弘的手指更加用力,指关节发白:“哥,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了?我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就说啊!别这样一个人跑出来,你这样我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两个大男人在街上拉拉扯扯有些扎眼,路过的人都好奇地多瞧了两眼。辛子濯是不管不顾,想着今天无论如何必须把这问题解决了,不然肯定连觉都睡不好。卢弘倒是先被路人的眼光看得尴尬起来,声音放缓了说:“你没错……是我错了,你先放开我。”

    辛子濯心里疑惑,卢弘有什么错的?不过他面上没多说,只是坚定道:“今天我们好好谈谈。”

    卢弘心里叹了口气,看着辛子濯清澈发亮的眼睛,半晌才点点头:“嗯,好。”

    于是卢弘被辛子濯拉去了一家附近的快餐厅,因为还不到饭点儿,店里的人不多。辛子濯买了两杯饮料,和卢弘上了二楼。

    在角落坐下后,辛子濯直接就开口问道:“哥,你今天到底为什么生气?”

    卢弘喝了口饮料,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似乎让他冷静了一点,他斟酌了一下,开口说道:“子濯,不是哥反对你谈恋爱,是现在你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我不想让你分心在女孩子身上……”

    他一开口辛子濯就愣住了:“你误会了。”

    辛子濯没想到卢弘会以为凌思秋是他女朋友:“她真是普通同学啊。”

    卢弘有些不相信:“你们都快成年了,普通同学会这样单独来异性家里?”

    “不是单独啊,昊逸也在呢,他正好去上厕所了而已。”

    辛子濯的卢弘对着看了一会儿,辛子濯看卢弘表情有些呆楞,继续讲下去,把昊逸如何喜欢凌思秋,今天又不请自来地上门从头讲了一遍。

    “这样啊,那是哥误会你了。”卢弘扯出一个笑容,想站起来,“那我就去买菜吧,多了个昊逸咱们可得多做不少吃的。”

    “先别走!”辛子濯着急地按下卢弘,让他坐回去。卢弘心里打鼓,笑着问:“怎么?还有别的事儿?”

    辛子濯盯着卢弘的眼睛看,认真地问:“哥,你之前情绪波动那么大,绝对不只是因为担心我早恋了。”

    “不然还能因为什么?”卢弘故作轻松地反问。

    “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不至于担心我恋爱影响学习就着急到想哭吧?”

    卢弘嘴唇抖了抖,好几秒后才干巴巴地反驳道:“我没有。”

    “你有。”辛子濯今天比以往任何一次态度都要强硬,他很害怕卢弘对自己的隐瞒,他本以为他们兄弟之间应该毫无隔阂的。可前有“同志”的那件事儿,自己顾着卢弘的隐私问题不好意思问。现在又来了这样一件反常的状况,不知道为什么,辛子濯觉得今天要是不问清楚这事儿,他们之间大概就要永远隔着一道沟壑了。

    他想到这里,声音稍微放软了些:“哥,别骗我,行吗?”

    卢弘看着辛子濯认真的脸,突然有种想将一切都说出来的冲动。这几年来的暗恋太过痛苦,他不敢和任何人倾诉,就只能憋在心里。他想,就算被厌恶也好,只要说出来大概就能解脱了。

    他愣愣地盯着辛子濯看了一会儿,吞咽了一口唾液,艰难地说:“……子濯,我……大概是同性恋。”

    辛子濯愣了一下,没想到卢弘在这和自己摊牌了。他早先就知道这事儿了,也不算太惊讶。可这和今天发生的状况有什么关系?

    卢弘将脸埋进手里,轻声说:“我很恶心,对吧。”

    “怎么会?我……之前听说我们上一届有个学长喜欢男的,我看他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正常得很……”辛子濯也不知道怎么宽慰他,乱说一通,却被卢弘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子濯,我喜欢的人是你。”

    “……”辛子濯停住了,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卢弘,像是在确认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很明显,卢弘不会开这种玩笑,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向辛子濯,像是害怕在辛子濯眼里看到厌恶或者回避的神色。这句冲动的坦白几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说完后卢弘就身体一瘫,靠在沙发座的后背上。

    辛子濯还没有回过神来,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他几乎震惊了。他从未想到过一丝一毫卢弘会喜欢自己的可能,毕竟他们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