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作品:《长兄(H)

    “不知道很正常,你打工全年无休,过得都没什么时间概念。”辛子濯今天主动提出要做个鲫鱼汤,就是想让卢弘多补补。现在卢弘整个人瘦得都没什么肉了,虽然他一直都属于偏瘦的类型,但现在的身材已经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不健康的类别。

    辛子濯给鱼翻了个面儿,回头看着卢弘笑着说道:“要么我寒假也找份兼职做做?十七岁应该可以找兼职了吧?怎么样,哥你跟你们老板说说,还招小服务员不?”

    “不行!”卢弘突然变了脸色,语气异常严肃起来,“你都高二了,不好好学习想什么兼职?我每天拼命赚钱就是为了你能安安心心念书,不要担心钱的事儿!”

    厨房的氛围突然变得有些僵持。

    “总之,你大学念完前都不要想兼职的事情,专心学业。”

    “哥,别每次一提这事儿你就炸,成吗?”辛子濯理解卢弘希望自己好好学习的心情,但他现在可以说是学有余力,而且主要是眼睁睁看卢弘累得瘦了好几圈儿,心里难受。可他就那么随口一提,卢弘却突然发起脾气来,不免让他有些难受。

    “我还不是为了你?”卢弘扫了一眼辛子濯的后脑勺,闷闷地说:“……刚才是哥语气不好,但这事儿你必须得听我的,兼职什么的想都不要想,先考个好大学,找到正经工作才是要紧事儿。”

    言下之意,什么端盘子、发传单……卢弘他自己干的都算不得正经工作。

    厨房里只剩油锅呲呲的声响,辛子濯眼神发直盯着锅里,卢弘不理解自己的关心,这让他很是有些憋火。但同时他又心酸得不行,因为他知道卢弘辍学打工都是为了谁,百感交集之间一时间想不出话说,好半天才低落地“嗯”了一声。

    卢弘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后来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几句话,但心里都有事儿在想着,刚才温馨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本来辛子濯计划中可以拉近关系的一顿晚餐,就在一种有些尴尬的氛围下安静地吃完了。

    第二天就是考试,说不受影响是假的,但总的来说辛子濯自己考得也差不到哪里去。一个期末考试,又不是统考或者高考,他也没太放在心上。

    昊逸没看出他心里有事儿,考完后和他对答案,一路从教室里啰嗦到楼下,从考试到他最近新看到的电影,说得辛子濯脑袋嗡嗡响。不过他早就知道胖子是个话痨,习惯了,权当背景音乐。

    “反正我是没救了,本来还有点儿信心,今天一考全考没了……”

    走到校门口,昊逸突然“哎”了一声:“那不是你哥吗?他不上班了?”

    本来低着脑袋走路的辛子濯猛然抬起头,站在校门口的的确是理应正该在餐馆的卢弘。

    今天突然降温了,可卢弘还穿着一件单薄的外套,这外套他大概穿了有几年了,还没舍得扔。他不住得往手里呵气,脚也因为冷而踱来踱去的。昊逸那一声儿不小,他本来就在等人,一转头看着了昊逸和辛子濯,顿时露出了笑容。

    “子濯。”

    辛子濯三两步跑出来,有点惊讶地看着卢弘:“你不上班儿呢吗?来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就是想接你放学。”说着卢弘攥在手里的豆浆塞进辛子濯手里,“路上买的,你考完还没喝什么东西吧?暖暖身子。”

    辛子濯本来差劲的心情因为卢弘的笑容顿时一扫而空。

    昊逸这会儿也走到校门口了,和卢弘打了个招呼就不打扰他们先走一步了。

    辛子濯手上还推个自行车,卢弘这一来他也不骑车了,一手推着车,一手拿着豆浆喝起来。豆浆已经不怎么热了,温乎乎的,也不知道卢弘站了多久了。

    卢弘开口想问辛子濯考得怎么样,又担心一见面就提起考试学习什么惹辛子濯不快,把话又憋回了嘴里。他昨晚想了一晚上,今早又看辛子濯有些郁闷的样子,后悔得不行。特意和老板娘请了假,就想来给辛子濯道歉。

    “哥你餐馆儿那儿呢?这么慢悠悠地晃悠没事吗?”

    “我和老板娘请假了,把你送回家再回去。”

    “嗯……你今天穿得真薄,冷不冷?”

    卢弘其实是有点冷的,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没有突然降温,他从餐馆儿直接赶过来,都来不及还一件厚一点的外套。但他不想让辛子濯担心,明明手都冻红了,还是嘴硬地说:“没事儿,不冷的。”

    辛子濯叹了口气,停下车子,腾出手来把自己的围巾摘了下来,走到卢弘面前。

    卢弘下意识地就后退了半步,虽然不明显,但还是被辛子濯看在眼里,心情莫名地焦躁起来。但他还是伸手把围巾挂在了卢弘的脖子上。

    愣了一下,卢弘下意识地拒绝:“我不冷,你自己戴吧……”

    辛子濯根本不说话,姿态有些强硬地继续帮他细心地系围巾。卢弘拗不过他,只能站着任他动作,眼神有些心虚地移了开来。不去直视辛子濯现在和他离得近得过分的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辛子濯就比卢弘高了,而且现在足足比卢弘高出半个头还要多一点,帮忙戴围巾的时候他微低着头,眼神专注地盯在围巾上,有点儿长了的发梢落在眼前,立马就被他修长的手给拨开到一边。他可以感觉到卢弘的呼吸变得有点不稳,但这会儿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只觉得是冻得。

    “好了,接着走吧。”辛子濯重新推起自行车。

    卢弘比辛子濯稍微慢了半步,似乎只有在后面他才敢光明正大地直视辛子濯的身影。地上的雪还没化干净,很多已经被踩实了,黑色的脚印留在雪上很是扎眼。

    “我们直接去你打工的餐馆儿吧,下午你不还要工作吗?我待会儿吃个午饭就自己骑车先回家了。”

    卢弘应了句“行”,毕竟照他们这么一路走回家估计得花上将近两个小时,就算他不嫌冷,他也怕冻着辛子濯。

    走到半路天上又飘起了零星的雪花,看起来细小又缓慢,但是下了没一会儿两人的头发就被微微打湿了。卢弘去街边的小店买了把伞打着,将身边推自行车腾不出手来的辛子濯也罩了进去。

    “子濯,还生哥的气吗?”

    辛子濯一愣,总算知道卢弘干嘛今天大费周章地请假来接自己了,干笑了两声:“我没生气。”

    “你别瞒着我,昨天开始你心情就不好。我知道我反应过度了,但我也是……”卢弘差点又说出来“我是为了你好”,停顿了一下,硬是跳过了这句,接着说下去,“我昨天反省了,这事儿以后我们再商量。不是哥管你太多,是洗碗端盘子这事儿实在耗时耗力,也赚不了几个钱。你要是能找到些稍微轻松点儿的工作,像是给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