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作品:《长兄(H)

    友。而昊逸呢,一直挣扎在挂科的边缘线,重点高中里的学生都当他是塞了钱走后门进来的,特看不上他。一来二去,以前认识的两人就成了关系比较好的哥们儿。

    [在哪儿?]

    [迎冬路那个麦当劳]

    [行,那中午见吧。但先说好,我今天下午有事儿,随时可能得走。]

    [行行行,你出力你是大爷!见面再说啊!]

    7

    今年冬天特别冷,城市里已经下过了一场大雪,积雪都没化干净。辛子濯紧了紧身上的外套,把头低着埋在外套的立领里。

    他昨晚没睡好,吃完早饭回到家里还不到八点,于是睡了个回笼觉,一直睡到将近十二点,才拿着卷子和作业往包里一扔出门。迎冬路离他的小区走路也就十五分钟左右,他今天因为外头空气冷得难受,走得还快了点儿,十二点零五就到了。

    进门后总算能拖了厚重的外套,好好喘口气儿,辛子濯刚把拉链拉下来就听到右手边儿尽头的沙发座传来呼叫他的声音:“这边儿!”昊逸挥舞着手,本来就挺圆润的胳膊被包裹在厚厚的毛衣里头,显得更圆了。

    辛子濯三两步走过去,一边儿脱外套一边抱怨道:“今天真冷。”

    “可不是吗!我出门鼻子都要冻掉了!”昊逸心有余悸地摸摸鼻梁,把餐盘儿往前一推,“刚我点的时候帮你也一起点了,快吃,吃完赶紧救救我吧!”说着他从书包里抽出了一大叠卷子,数学物理化学全都有……

    辛子濯当年家里出的事儿昊逸都知道,但平时他从来不提,只是这种时候不声不响地先一步来,顺便帮忙付了钱。辛子濯心知肚明,也挺感谢他的,只是从没拿到明面儿上提过。

    他一手拿着麦乐鸡块儿吃,另一只手腾出来去看昊逸的卷子。全部科目基本上就是在六十分上下徘徊,能不能及格全看缘分,红叉看得辛子濯都觉得晃眼,不禁叹了口气:“惨不忍睹……”

    “我已经很伤心了,您能别再伤口上撒盐了吗?……不过,只要明天考试能全及格,你就算从早嘲笑到晚我都无所谓。”

    辛子濯三两口吃完鸡块,含糊地点点头:“我尽量吧,你每次都临考试头一天才抱佛脚,也是绝。”

    他把头凑过去看卷子,昊逸在他读题目的空档眼神四处乱晃,不一会儿就小声地和他说:“哥们儿,每次和你出来最开心的就是——妹子们全都往这边儿看啊!让我都有种她们在看我的错觉了嘿嘿。”辛子濯扫了一眼旁边,两个学生妹打扮的女生立马低头假装玩手机,过了一会儿辛子濯把眼神收回来的时候还低低地发出窃笑。

    辛子濯几乎什么都不像他妈,唯一的遗传下来的,就是——脸。

    宋梦虽然性格不是很好,但好看那是公认的,小脸,杏眼,高鼻梁……除了眼睛没那么圆,辛子濯几乎都把宋梦长相上的优点继承了个遍,但偏偏放在他脸上这长相看起来竟不女气,反而让人觉得说不出得帅气。尤其是他现在穿了件白衬衫,外头罩了个毛开衫外套,学生打扮让好多小女生都忍不住多看上两眼。

    昊逸装模作样地叹息道:“哎,老天不公啊,学霸是你,帅哥也是你。我这种学渣加胖子……”

    辛子濯眯着眼睛:“……你还想不想及格了?”

    “想,想,我闭嘴。”昊逸反省得很快。

    之后的时间就过得就快了,昊逸是真的不想挂科,很快就认真起来——毕竟明天就考试,再不认真可真的来不及了,虽然他没有动力好好学习,但也是不想挂科留级的。大概辅导完几道题后,昊逸自己在一边儿琢磨思路,辛子濯就自己做做卷子,看看辅导材料,时不时瞥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

    “哎,你说下午有事儿,是约了谁吗?”

    “约了我哥,说要一起买菜回家做饭的。”辛子濯把辅导材料合上,他基本上对下周的期末考没什么可担忧的了,所有知识都掌握的时候顺其自然比死命复习更有效率。

    “你和你哥倒是好得很,还一起做饭呢……哈哈,我还记得当初他给你开家长会的事儿呢,就像昨天似的,一转眼竟然都这么多年了。”

    辛子濯看着窗外走来走去的行人,出神地喃喃道:“是啊……都这么多年了啊。”

    昊逸看他像是在想着什么出神,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话让辛子濯想起来辛成天的事儿了,不禁在心里给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叫你嘴贱!

    不过这回他倒是冤枉自己了。辛子濯早就看淡了辛成天去世的事儿,他只是又想到当初他和卢弘那么好,怎么现在就疏远起来了呢?

    “咳咳,短信来了。”昊逸看手机来了消息辛子濯也没发现,还对着窗户发呆,出声提醒他。

    辛子濯赶忙把手机抓起来,看到卢弘发来的消息“我这里差不多结束了,你在哪儿?”。他也不打字了,干脆拿起手机打过去了,对面嘟了两声很快就接起来了。

    “喂?子濯?”

    “嗯,我在迎冬路麦当劳呢,胖子临考前让我帮忙辅导一下。”

    昊逸竖起一根中指表达自己被叫胖子的不满。

    “还要多久?要不要我去找你?我离迎冬路不远。”

    辛子濯一边儿说话已经开始一边儿往包里塞东西了:“基本已经搞定了,你来迎冬路路口吧,我这就收拾收拾出去。”

    昊逸一看表,已经三点了,他深深地觉得自己一下子接受了太多的信息量,有点消化不来……辛子濯收拾好包,昊逸留着也没啥意义了,还不如回家自己琢磨去。于是两人道了别后,昊逸出门儿直接打车走人,辛子濯则到路口站着,吹了会儿冷风,等到了从几条街外走过来的卢弘。

    今天天气冷得很,又加上时间是下午三点多,菜市场里的人倒不多。辛子濯觉得已经很久没有和卢弘一起买菜过了,说起话来停不下来,讲学习的事儿,讲同学的事儿。卢弘也不腻歪,笑着听他说了一路。

    冬天家里头有供暖算是值得庆幸的事儿了,不然光是空调要花掉的电费就够两个人心疼半天。回家后卢弘拎着刚买的鲫鱼去收拾,辛子濯就在旁边洗洗蔬菜,一时间好像回到了几年前。那会儿辛子濯学习还不忙,卢弘也没有总留在打工的饭馆儿到半夜,经常一起做饭一起吃饭,近几年这样的机会倒变少了。

    “你之前说临考,下周要考试吗?”

    “是啊,明天就考,每天中午就放学,之后就放寒假了。”

    “就放寒假了?”卢弘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关心过辛子濯的学校生活了,有些内疚的样子:“我都不知道……”

    辛子濯把卢弘手上收拾好的鱼拎着尾巴提溜起来,放在砧板上划了几道子,然后拿去平底锅里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