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作品:《长兄(H)

    辛子濯昏迷前看到的最后一副景象就是卢弘狼狈不堪的脸。

    6

    “……!”

    辛子濯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地喘这气。

    他缓缓地按着剧烈起伏的胸膛,眨了眨眼,看着熟悉的房间和床,意识到自己刚才只不过做了个梦。

    梦里他还是那个瘦小的少年,无力地站在医院,听着母亲的哭声,整个人仿佛被固定住了,动弹不得。

    辛子濯抹了抹额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了一头的汗。摸索着开了床头灯,他适应着灯光下床找拖鞋,轻手轻脚地去洗手间,准备洗把脸。

    辛成天死了有五年了。一个人的死真的可以让一整个家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辛子濯记得他爸死后的一年是过得最难的一年。

    那年头酒驾还不比后来严重,他爸的事儿后来就私了了。不是他们不想告,是家里真的缺钱。辛成天这么一去,家里的负担都到了宋梦身上。

    可宋梦在家闲了这么多年,哪里会有好工作要她?力气活她一个弱女子也做不来,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在餐厅收账的工作,钱也不多,于是宋梦晚上下了班儿还得去大排挡给人打下手。她从小到大就没吃过太大的苦,觉着压力大就三天两头回家哭,哭得整个楼道都听得见,哭得辛子濯后来都麻木了。

    辛子濯的外公外婆在外地,已经退休了。两个人养老金加起来就那么紧巴巴的几百块,不过隔三差五地寄些攒的钱来,聊胜于无。而他那住在农村的爷爷奶奶,就在辛成天的葬礼上出现过一次,之后再也没露过面。

    那段时间辛子濯真的是觉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伸手在脸上扑了两把冷冰冰的凉水,辛子濯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但也瞬间就睡意全无了。

    他关了水龙头走出卫生间,发现客厅的落地灯被打开了。

    “哥,这么早你就醒了?”

    卢泓在厨房从凉杯里倒水喝,头也没回地说:“我听见外头有动静就醒了,正好渴了,就起来喝口水。倒是你,这么早起来干嘛?”

    “……做噩梦。”

    卢弘了然地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辛子濯做了什么梦,因为这不是第一次。

    “天还没亮,再睡会儿吧。”

    卢弘拿着杯子转身往房间走,进门的时候被辛子濯叫住了。

    “哥,你明天有事吗?”

    卢弘转过头,这是他在整个对话里第一次面对着辛子濯的脸,问道:“怎么了?”

    “哥……你好像又瘦了。”辛子濯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卢弘露出的手腕上。

    他马上又接着说:“咱们好久没好好吃顿饭了,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去买菜做饭吧。”

    卢弘笑着说了好啊,然后嘱咐辛子濯赶紧睡觉,一转身就钻回房间去了。

    他现在住着辛子濯原本的卧室,而辛子濯三年前被“赶”进了他爸妈曾经的主卧。

    宋梦辛劳了估计半年多就受不了那样的苦日子了,不知道在哪儿找到了个男人,人稍微大她几岁,似乎也是离了婚的,带着个儿子。没多久两人火速就闪婚了。

    辛子濯还记着那时候宋梦重新化着精致的妆,摆弄着手上的新戒指,不自在地和自己说:“儿子,妈妈要再结婚了……但是可能不能带着你一起走。不过我会尽量每个月给你打钱,没事的时候妈妈也会回来看你的。”

    “嗯,好,我知道了。”

    辛子濯竟然一点都没有不舍,而是觉得——终于,她终于受不了这一切,总算是要走了。

    那之后家里的主卧就空出来了。

    辛子濯还是和卢弘挤一个房间,他们一起住了那么多年,从来没觉得有任何不便,一直到辛子濯上高中的那年。

    为了省住宿费,他和当初的卢弘一样,选择走读,早晚骑自行车来回。就在他告诉卢弘这个决定时,卢弘缺突然告诉他:“子濯,你也不小了,以后你就自己住主卧吧,那里地方大,学习也比较方便。”

    “我晚上打工总要晚回来,住得离玄关近点儿也不打扰你睡觉。”

    辛子濯就这么几乎是被赶去了另一个房间。

    他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开始以为是卢弘交女朋友了,想带人回家住,但后来也愣是没见到半个人影,于是他只能归咎于卢弘单纯就是想多些个人空间。

    但最近越来越不对劲。

    他发现卢弘开始避免和他有任何身体接触,眼神也总是闪闪躲躲,不愿意直视他……这难道是错觉吗?

    辛子濯脑子里一片混乱,在床上辗转反侧。他已经失去了可以说是所有的亲人,父爱、母爱……这些都可以不要。但事到如今,他唯一不能失去的就是卢弘。

    希望今晚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能好好谈谈。

    心乱如麻的辛子濯也睡不着了,干脆翻身起来,坐到书桌前开始看书。一开始就是想转移下注意力,后来就是真的开始做起卷子来,一转眼天已经亮了。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辛子濯拿起来,看到屏幕上有条短信,是卢弘发来的:

    [子濯,我今天有个发传单的兼职,先出门了,晚点儿结束了再给你电话。]

    卢弘五年前出了事儿后就辍学打工去了。其实他要是自己找个包吃住的工作,活得说不定会比现在轻松很多。但当初宋梦坦言无法再承担卢弘这一份生活费的时候,卢弘差点跪下来求她不要赶自己走,并且还表示自己不光可以负担自己的生活费,还愿意把多出来的钱拿来供辛子濯读书。

    辛子濯刚想出房间告诉卢弘自己其实没睡着,就听到外头防盗门“砰”地合上的声音。卢弘已经走了。

    于是辛子濯只能拿起手机,去了一条短信:[我知道了。]

    那边儿没想到短信回得那么快:[出门声吵醒你了?]

    [没,我后来就没睡着,看书呢。]

    [那就好,也别总看书了,伤眼睛,别忘了吃早饭。]

    [好,你也是。]辛子濯伸了个懒腰,也觉得眼睛有点酸。他看了看钟点儿,估计这会儿已经有小摊贩们出来卖早点了,就从衣柜里找了衣服外套穿上。走到门口他又感觉到兜里的手机振了,赶紧拿出来看,却不是卢弘又回消息了,而是“小胖”昊逸。

    [哥们儿,救命!我又来求辅导了!]

    说来也巧,昊逸小学的时候和辛子濯在一个班,初中因为搬家去了另一所地段学校,两人足足三年没有任何联系。结果呢,高中又和辛子濯一个班了。只不过辛子濯考上商平高中这个市重点是真的有实力,昊逸则是实实在在地撞上了大运。

    上了高中后辛子濯就一心学习,其余娱乐活动几乎是一概没有,平时也不怎么乐意和人交流,导致至今没什么亲近的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