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作品:《长兄(H)

    又不想提了,就听话地看菜单。虽然不知道多久没来市中心下过馆子了,但他这会儿又有点高兴不起来了。他哥不知道攒了多久攒出来的零花钱,一顿饭就被自己给吃没了,怎么想都有些肉疼。

    “哥,你这钱应该拿去自己花的。”

    卢弘看辛子濯有些内疚的样子,赶忙辩白道:“我哪儿有地方花什么钱?这我不也是和你一起吃饭吗?”

    说到一半,他又有些丧气:“……再说回来,这钱说白了其实也都还是你家的,你花起来天经地义。”

    辛子濯听到这不乐意了:“哥,你还拿自己当外人?你要这么说我可就不吃了啊。”

    卢弘知道他这是在哄自己呢,看着辛子濯那张年幼但真诚的脸,也觉得是自己矫情了,打趣了几句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一会儿锅子和菜被服务员端上来,两个人都许久没有放开了吃上一顿,顿时之前的那些话都给抛到脑后去,专心吃了起来。

    隔着热腾腾的水汽,辛子濯有些看不清卢弘的脸。

    他想到卢弘刚来家里时的紧张模样,还有后来他们越来越亲密的关系,直到今天他隔着窗户看到卢弘朝自己微笑。

    要是卢弘真的是我哥就好了。

    辛子濯不禁这么幻想着。如果那样的话,他从出生起就会拥有这个哥哥,人生的前八年都不会过得那么沉闷又孤单。

    还好,还好他现在是我哥了。

    “子濯,肉好了。快点捞,不然一会儿该老了。”卢弘隔着桌子看到辛子濯在发呆,出声提醒。

    “嗯?嗯!”辛子濯笑着从锅里夹肉。

    卢弘看得出辛子濯今天很开心,小孩儿的情绪都明显地挂在脸上,他也差不多猜到是因为什么。

    虽然很感谢辛叔和宋姨,但卢弘真的认为他们在教育小孩方面太失败了。

    明明辛子濯是个优秀的学生,但却几乎从来得不到来自家里的关心和鼓励。卢弘想到自己的同学里也有不少这样的例子,因为家庭的缘故最后走上了歪路,或者无心学习。

    子濯以后一定不能这样。

    辛子濯不知道,在他幻想卢弘真的就是自己亲哥的同时,卢弘也在恨自己怎么没早些认识辛子濯。

    虽然各有心思,但这顿饭吃得还是异常愉快。虽然现在不是冬天,但晚上还是冷的,吃完火锅后两个人头上都冒了薄薄一层汗,卢弘怕辛子濯发汗后吹了风感冒,就提议在广场里逛逛,等汗散了再出去。

    反正今天是周五,又难得没有作业,辛子濯当然乐意。

    在那之后,两个人又在广场里逛了一个小时。虽然舍不得,也没有钱买衣服什么的,但吃个零食的钱还是有的。最后辛子濯和卢弘又各吃了双球冰淇淋一份,这趟难得的“吃饭之旅”才结束。

    “好撑……”一开始不觉得,吃完后过了十来分钟才回过神来,辛子濯手放在胃上,无力地靠在公交站牌旁边。

    卢弘也没好到哪里去,但看着辛子濯那样子又忍不住笑,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地上了公交车。

    “困了?”

    辛子濯家住得离市中心不近,坐公交车路上单程约莫就得四十多分钟,再加上要走的路就是一个小时。卢弘看了看表,已经快九点了,再加上公交车摇摇晃晃的,辛子濯开始一个劲儿地眼皮打架。

    卢弘轻轻地把辛子濯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让他可以眯一会儿,自己则看着车窗外城市的风景。

    “嘿!小伙子们,到终点站了!”

    辛子濯睡得正做梦,被人推了一下,顿时惊醒,愣了两秒才发现车厢里一个人都没了。

    司机大叔催促着:“快点下车!我还赶着下班呢……赶紧把你哥也叫起来啊。”

    辛子濯一转头,发现卢哥也睡着了,脸贴着车玻璃,睡得比自己还熟。

    “哥?醒醒了……”辛子濯推了推卢弘。

    卢弘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子濯?到哪了……我睡着了?”

    辛子濯难得看到他哥这幅迷糊的样子,忍不住笑:“到终点站了,还好咱们本来就是到终点站下,不然还得往回走。”

    “就是啊,小伙子,醒了就赶紧下车吧?”司机已经熄了火,站在前车门口等着他们下去。

    卢弘一激灵,这才彻底清醒过来,看了看外头的街景和空荡荡的车厢,顿时尴尬得不得了,赶紧站起来和辛子濯跑下车。

    司机似乎是加班心情不好,骂骂咧咧地摇摇头就回值班室去了。卢弘出了这么大一个糗脸上发烫,和辛子濯沉默地一路小跑。

    一直跑到看不见公交站,两个人才慢慢停下来,面面相觑。

    “哈哈哈……”

    辛子濯这才看到卢弘脸上被车玻璃压的一个巨大的圆形红印子。

    卢弘摸了把自己冰冰凉的脸,愣了一会儿,也笑了起来,但还是拍了一把辛子濯:“别笑了!赶紧走,都这么晚了,你该回家睡觉了。”

    路人纷纷侧目,看着一大一小两个止不住地大笑着走在一起。

    到了家楼下的时候已经十点了。

    卢弘一边儿上楼一边儿在口袋里摸钥匙,辛子濯则负责使劲儿跺脚,把楼道里的声控灯给跺亮,吃饱了后人都比平时有劲儿,像侦察兵开路一样一口气跑到三楼。

    “袁阿姨?”辛子濯差点被吓一跳,这不是他们家对门邻居吗,怎么站在他家门口?“您找我爸妈有什么事儿吗?”

    “小辛啊……”袁阿姨眼睛里竟然有眼泪,抬起头来看着辛子濯。

    不知道为什么,辛子濯心里凉了,他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

    卢弘也是听到动静了,一步跨两个台阶赶紧冲上来,结果看到这眼泪一直往外冒的邻居,也懵了。

    “你妈刚才去医院了,临走前让我在这儿等你!”袁阿姨手有点儿抖拿着张纸片儿。

    “我妈怎么了!?”辛子濯打断了袁阿姨的话,着急地一把将那纸片抢过来,来回翻了个面儿,也只看到一个龙飞凤舞的医院名字,看得出是他妈着急的时候潦草地写下的。

    袁阿姨摇摇头:“你妈没事儿……是你爸。”

    “你爸可能……要不行了,你快去医院看看他吧……!”

    5

    辛子濯嘴唇抖得厉害:“我爸怎么了……?”

    袁阿姨也不知道具体,只知道宋梦着急地敲开她家的门,哆嗦着嘴唇说辛成天出事儿了,有生命危险,儿子还没回家,递给她一张纸条写着医院地址,自己就先过去了。

    辛子濯脚有些站不稳,被卢弘眼疾手快地一把扶助。

    “哥……”

    卢弘手也有些打颤,但还是尽量稳住情绪,冷静地说:“子濯,我们去医院。”

    辛子濯已经脑子有些不清醒了,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仿佛像是在做梦。他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