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作品:《长兄(H)

    “我是辛子濯的哥哥,爸妈没空,我就来帮他开家长会了。”卢弘抿了抿嘴唇,显然有点紧张。

    班主任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辛子濯的家长已经缺席好几次家长会了,这毕业前的最后一次总算有人来了,却是哥哥。辛子濯今天是提前报备过,但班主任以为这个“哥哥”是已经工作了的那种,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个高中生。

    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班主任对辛子濯的父母有些不满,面上还是带着笑容让卢弘去找位子。

    卢弘面上没什么反应,但一坐下来投在他身上的视线就让他如坐针毡。这种尴尬的感觉让他有点儿不舒服,于是只能低头去翻辛子濯的作业本儿和试卷。

    辛子濯平时一向用功,卢弘看着作业本无比熟悉,因为有很多题目都是辛子濯拿来请教自己之后做的。他毫不怀疑,现在自己能教教子濯单纯就是因为年纪大些,过几年等子濯上了高中,一定和半吊子的自己不同,是个成绩优异的优等生。

    3

    台子上的老师在讲什么,辛子濯根本没听进去。

    他的笔在本子上戳出了一堆杂乱的点,心里只想着“哥他来了没有?”“这会不会耽误他学习?”这类的疑惑,心思完全不在这里。

    旁边的“小胖”昊逸紧张得直咬手指甲,看了眼辛子濯也一副心不在焉的焦急模样,小声问道:“辛子濯,你着急什么?你不都考全班前三吗?”

    辛子濯小声地回答道:“我就是想知道我哥来没来开家长会。”

    昊逸欲哭无泪:“那是你考得好,我真希望我爸今天有事儿没来……他要是看到我试卷,我今天回去肯定得挨揍。”

    辛子濯也不知道自己在焦虑什么,过一会儿就看一次手表,要么就四处张望。又坐了十几分钟,他终于坐不住了,从一排座位中间挪出去,和老师说要去上厕所。

    老师知道辛子濯是个成绩优秀的好学生,也不做怀疑,让他从礼堂后头出去了。

    第一次和老师撒谎的辛子濯心砰砰直跳,但还是撒腿往自己教室那边跑。现在全校学生都在礼堂里,老师也都在各自的班级里开会,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寂静得只能听到他自己脚步的回音。

    辛子濯气喘吁吁地跑到班级外头,冒着腰走到窗户下头,听到班主任正讲到上次的小考和升初中的一些注意事项。

    他悄悄探出半个脑袋,看到卢弘果真来了。

    辛子濯突然有点感动,这一整个学年的家长会他的位子都是空荡荡的,在被大人坐得满到拥挤的教室里,只有他的那一小块空白那么突兀。而现在,卢弘正坐在他的位子上,像是听课一样专心地记班主任讲的话。

    就在这时,像是什么神奇的感应一般,本来听得认真的卢弘突然转头往他这里瞥了一眼,在看到辛子濯在窗外露出来的一双眼睛的时候,微微地笑了一下。

    辛子濯愣了一下,也笑了,随后就像是恶作剧被发现的孩子,转身就跑。

    之后回到礼堂的时间正好,老师没有起疑。

    昊逸从辛子濯回来就看到他面带笑容,明知故问:“怎么?看到你哥来啦?”

    辛子濯掩不住笑意地点点头。

    昊逸立马凑过来拽着他的胳膊,小胳膊上的肉一抖一抖地:“诶,那我爸呢?来了吗?”

    “嗯……我想想,”辛子濯故意吊昊逸的胃口,看着对方逐渐露出着急的神色,好半天才接着说下去,“……来了。”

    看着小胖顿时垮下去的绝望模样,辛子濯难得地在开会的时候偷笑出声,结果自然是被后面的老师快步走过来低声提醒了。

    但他今天心情真的很好。

    礼堂这边的会议一结束,辛子濯几乎就是竞走一样飞速走去了教室,在老师的眼皮子地下不能奔跑这种规矩真是折磨人。

    “哥。”

    辛子濯一进教室门就看到卢弘在帮他理书包,把卷子本子都整齐地放了进去。

    “子濯,”卢弘站了起来,“我帮你把老师发下来的东西都放书包里了,你看看还有什么要装的……这就能走了吧?”

    “嗯,今天没作业,我们走吧。”辛子濯刚想背起书包,就被卢弘抢着把书包单肩挎了起来。

    “我来背。”

    辛子濯也没和卢弘抢,一边说着话一边跟着他不紧不慢地往外走。

    “哥,老师和你说我什么了?”

    “都说你用功,聪明,成绩好。”卢弘也不是哄辛子濯,而是他真的成绩好。照理来说这个年龄段男孩子贪玩,成绩一般都会比女生差点,但明明家里也没人看着管着,子濯就是总能名列前茅。卢弘知道这是因为辛子濯自控能力好,而且真的好学。

    “你以前怎么都没和哥说过你考试这么厉害呢?说不定再过两年你就能去给我开家长会了。”卢弘打趣道。

    辛子濯竟然点头:“你要是让我去,我就去。”

    “……给我开家长会?”

    “对啊。”

    卢弘失笑,辛子濯觉得没面子,在一旁反复说着“真的”,“怎么了”,“不行吗”,那副认真的表情把卢弘逗得上气不接下气。

    旁边的人就这样看着两个兄弟紧挨着走出校园,觉得有趣又新奇。

    “我不笑了,但你真的别去给我开家长会,”都走到大马路上了,卢弘还没停住笑,看辛子濯被笑得有点不快的样子,宽慰道,“子濯,你生气了?别气,哥今天带你去吃好吃的。”

    辛子濯从小到大几乎没下过几次馆子,平时出门吃饭也就是家门口的沙县小吃,兰州拉面店和小炒换着来,一听这话就来劲儿了。

    “去哪儿?不在家门口吃?”

    卢弘推着自行车,两个人的书包这会儿都被扔在前筐里。他想了想,否决了骑车带人的想法,说道:“要么坐公交车去市中心吧?咱们先把自行车推回去,你把书包也放家里……不过要是晚上宋姨回来……”辛子濯被卢弘这么一说顿时心都飞了,只想着赶紧去市中心逛逛,赶忙说:“妈都好几个晚上不回来吃了,大不了我们给她留个条子,就说咱们晚点回来。”

    卢弘想想这样挺好的,就答应下来。

    4

    坐着公交车一番折腾后,辛子濯和卢弘在市中心的商圈儿吃起了火锅。

    “哥,”辛子濯拿着菜单,扫了几眼,着急地小声问道,“咱们钱够嘛?”他兜里可只有今早他妈给的二十块,加上之前一些零钱。

    “放心吧,一两百块钱我还是有的。”

    辛子濯不知道每个月他爸给卢哥多少钱,但肯定不会太多。

    “哥,你平常都不吃饭那还是怎么地?攒出来这么多钱?”

    卢弘眼睛都没从菜单上移开:“就你话多,赶紧看看想吃什么。”

    辛子濯这是知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