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这或许就是爱情

作品:《乡村透视仙医

    护送着石老师回到了家,一路上并没有再出现什么纠缠不清的人。
    开门的那一瞬间,一股老大的烟味从里面冲了出来。
    举目四望,很是昏暗不已。
    窗户上,窗帘拉的死死的,没有一点点光线能照射进来。
    “那个,何永柱,对不住啊,是我老公他。”石老师很是尴尬,毕竟如此情况被学生给看到,总是有些不自然的。
    “石老师,没事的,我能理解。”何永柱轻声道。
    “我给你倒杯水。”石老师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挎包,顺手就把最边上的窗帘给一把拉开了。
    外面的太阳光射了进来,屋子内飘荡的烟雾还肉眼可见,丝丝缕缕的。
    “干什么,我不是说了么,不准开窗帘。”从里屋冒出一个很是愤怒的声音。
    紧接着,拖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个胡须拉碴的中年眼镜男走了出来,右手还夹着一根烟,满脸的怒容。
    “声容,也该透透风了,我今天去询问了一番,我们跟那件事没有关系。”石老师急忙解释说。
    “什么没有关系?现在到了这个地步,难道连你也要来嘲讽我,这会带回来这么一个小年轻,怎么,想要老牛吃嫩草?”声容怒吼着,直接把烟头对着石老师给砸了过来。
    炙热的烟头直接在石老师的衣服上烫出了一个大洞,她连忙拍掉了烟头。
    看到这一幕,何永柱脸色已经铁青了下来。
    “滚,都给老子滚。”声容猛然一把巴掌对着面前的石老师拍了过来。
    眼看就要打中,可胳膊却被人拦住了。
    扭头一看,正是何永柱。
    “小姘头,看我不打死你。”声容反手就对着何永柱再次扇了过来。
    当他的巴掌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何永柱的手掌就结结实实的扇在了声容的脸上。
    力道十足,声音响亮,顷刻间,脸就开始慢慢的红肿了。
    “你敢打我?”声容此刻就好像受伤的老虎,龇牙咧嘴的怒吼着。
    “打的就是你。”何永柱抬腿就是一脚。
    立马声容就直接倒飞了出去,索性地板还是光滑的,就这么直接顺着进了里屋。
    那边的石老师急忙拉住了何永柱,缓缓的摇了摇头。
    “石老师,交给我。”何永柱沉声说道。
    紧接着,他立马就走向了里屋。
    此刻,声容脑袋撞在床边,这会还有些迷糊呢。
    何永柱直接一把扯开了窗帘,外面刺眼的光芒再次射了进来。
    周围的摆设一目了然,都是一些书籍,还有一些诗词文献什么的。
    除却这些,就只剩下满地的烟头。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句话还真的一点都不假,平常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谁能想到竟会动手打老婆。”何永柱嘲讽说。
    “你,你个无知小儿。”声容不停的骂着。
    “无知?你有知?这就是的应对方法?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还真是让我长了见识了了,一个大男人,遇到点事情就变成这样,我看你不如去当个女人算了,况且,事情还没有出来,就变成这样,你说说你有一点点骨气,有一点点能承受能力么?”何永柱冷笑道。
    “你知道什么,这可是要坐牢的,会坐牢的。”声容怒吼道。
    “坐你妹。”何永柱是彻底恼怒了。
    他从没有见过如此懦弱的人,从没有想到过,一个老师居然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随即,他直接一把拎起了那个声容,直接走到了窗户那边。
    把脸贴在了那边的窗户上,然后冷冰冰的说道:“要是真的不想活了,我送你一程,到时候还能获得赔偿金几百万,也算是偿还了你的债务。”
    那个声容被何永柱这么一弄,彻底有些懵逼了。
    他不住的挣扎着,嘴里嘟囔着,就是听不清说什么。
    不过用脚趾头想,也明白,是求饶的话。
    “好了。”那边的石老师喊了一声。
    何永柱缓缓的转过了头,好奇的看着她。
    “声容,咱们在一起将近二十年了,我从十八岁就跟了你,我不求轰轰烈烈,只需要平平淡淡,我也不求你能出人头地,只希望我们能好好的生活,可是你,很让我失望,只是一点点打击,而且还只是对方的威胁,你就自暴自弃,我真是瞎了眼。”石老师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是何永柱第一次见,以往那坚强,刚硬的神情完全消失,只留下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人在那边。
    “我真的特别失望,声容,以前的你是如此的意气风发,还颇有一些指点江山的意味,可现在,你就是一个懦夫,一个不敢面对现实,不敢面对未来的懦夫。”石老师的声音越来越大,何永柱只感觉自己手里的声容全身都在那边颤抖。
    “二十年了,二十年了,你居然会说出那样的话,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就算你真的进去了,十年,二十年,我都会等着你,哪怕韶华白首,我也无怨无悔。”石老师慢慢的蹲在了门口,两只胳膊紧紧的抱着自己。
    何永柱没有说话,只是拎着声容的那只手力道加了几分。
    一个女人的爱情,不怕等,怕的是失望,怕的是那永远的伤痕,那是无法愈合的。
    “放开我。”面前的声容很是平淡的说着,那言语让何永柱都一愣。
    “放开我,没有听到么?”声容的声音再次加了几分。
    何永柱看了看他,随即慢慢的把他放在了地上。
    落地后,声容缓缓的转过了身子,看着那边的石老师。
    石老师也慢慢的抬起了头,两人四目相对,就是那么深情的看着。
    忽然,面前的声容直接跪在了地上。
    “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说了那么多让你伤心的话,我没有履行好自己的诺言。”声容满是愧疚。
    石老师含着眼泪,急忙走过来扶起了他。
    好像一切就这么结束了,之前的铺垫已然完全消失。
    何永柱有些懵了,不过看着石老师两人,他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或许就是爱情,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
    (十九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