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 腻歪

作品:《婚约已至总裁求娶1001次

    顾倾尔虽然和在座众人都不熟,可是陆沅一向是个好说话的,再加上两个人同时有孕,共同话题也多,因此傅城予便放心地将她交给了陆沅。
    慕浅原本早就想和顾倾尔交往交往,奈何一直没找到机会,好不容易今天傅城予居然将人给带出来了,她自然也热络。
    三个女人很快就怀孕、育儿等经验交流到了一处,顾倾尔话虽然少,倒也显得和谐。
    傅城予远远地瞅了她一眼,只觉得她脸上的血气都好了一些,再不像往日那样苍白,他心下这才放宽些许,转头看向自己面前的几个人,这才察觉到少了谁,“容隽呢?他的车不是停在外面吗,怎么不见人?”
    贺靖忱蓦地笑出声来,道:“难怪你今天要把你家的小姑娘带来了,专门来气容隽的是不是?”
    傅城予反应过来,想起容隽最近在为什么而努力,不由得嗤笑了一声,道:“我可没你那么用心险恶。”
    容恒最近春风得意心情好,闻言连忙为自己的亲哥说话:“你们在我哥面前可少说两句啊,这么多年我哥好不容易才追回我嫂子,不容易着呢,别老刺激他。”
    “我们能刺激到他什么啊?”贺靖忱说,“给他最大刺激的就是你好吧,天天当口当面地刺激他。”
    容恒一时无言以对,而其他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就在这时,乔唯一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楼梯上,正有些焦急地往楼下走,没过几秒,容隽也跟着出现了,神情之中还带着些许不甘,急急地追着乔唯一的脚步。
    容恒一见到这幅情形,只以为他们吵架了,不由得站起身来迎上前去,“嫂子,怎么了吗?”
    “没事。”乔唯一看着众人,匆忙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们玩得尽兴啊。”
    说完,她又回头看了容隽一眼,这才匆匆出了门。
    这一回,容隽没有再跟上前,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眼神愈发委屈和不甘。
    贺靖忱见他这个样子,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容隽,这就是你不对了,生孩子嘛,这样的事得顺其自然,你这么逼着唯一,不怕又把人被逼跑了啊!”
    容隽顺手拿起一个抱枕就扔向了他,“你知道什么啊,闭嘴吧你!”
    容恒也有些不放心,问了句:“嫂子没事吧?”
    “没事。”容隽说,“她那姨父回来了,小姨急着找她过去。”
    对于他和乔唯一跟谢婉筠一家的事,容恒知道得不多,闻言不由得道:“那你怎么不一起去?”
    容隽却只是瞪了他一眼,懒得回答他,转身坐进了沙发里。
    容恒也不生气,转身也坐进沙发里继续先前的话题。
    另一边,慕浅越看顾倾尔越觉得有趣,虽然她们一路聊得都很顺畅很愉快,但是顾倾尔面对她的时候,似乎总是带着一丝防备——不明显,但她察觉得到。
    这让慕浅觉得很有意思,于是愈发想往深入了聊。
    偏偏顾倾尔什么话题都参与,什么问题都回答,但就是滴水不漏。
    慕浅套问了半天,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得到,她鲜少有这样失败的时候,但越是如此,她内心反倒越兴奋,聊得愈发起劲。
    她的性子陆沅哪能不了解,眼看着她一双眼睛越来越明亮,陆沅就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因此频频在两人之间起个调剂作用,没有让情况太失控。
    趁着顾倾尔去卫生间的间隙,慕浅一把勾住了陆沅的脖子,道:“好啊,你背叛我是不是?”
    “我哪里背叛你了?”陆沅拧了拧她,“你好几次咄咄逼人的,是想干什么呀?”
    “我那是在聊天,作为新认识的朋友,我想多了解她一点,这也有错吗?”
    “那她该说的不是都说了吗?”陆沅说,“才刚认识呢,你就想让人把肚皮都掀开给你看啊。”
    “可是现在我不仅没看到肚皮,连头发丝都没看到呢。”慕浅说,“无效聊天可真累啊。”
    “那或许她就是所有该说的都说了呢。”陆沅说,“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浑身上下都是心眼。”
    慕浅笑眯眯地摸了摸她的头,道:“我家沅沅就是心善,要永远做天真单纯的小公主哦。”
    陆沅闻言,又下手重重地拧她。
    两人正闹作一团,容恒一个健步杀过来,一手将陆沅护在自己身后,看着慕浅道:“你干嘛呢?明知道沅沅孕早期,瞎闹什么呢?”
    慕浅忍不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瞎闹?你老婆都快把我身上给拧肿了……好啊,有老公疼了不起是不是?霍靳西,他们俩联合欺负我!你管不管!”
    霍靳西原本懒得掺合这档子事,眼见着容恒不依不饶,还是起身走了过来,挑眉道:“怎么?真当我家浅浅身后没有人?”
    容恒哼了一声,道:“我管她身后有谁,总之为了我老婆孩子,我是可以拼命的。”
    霍靳西闻言,道:“真巧,我也是。”
    说着说着他就开始挽袖子,“那要不要来练一场?”
    慕浅兴奋得两眼发光,道:“要要要,打起来!打起来!”
    “算了吧。”容恒说,“回头二哥你要是输了,那多没面子——”
    霍靳西闻言,抬眸扫他一眼,慕浅登时也不乐意了,“哎呀,好大的口气,不用霍靳西,来来来,你跟我练一练,看咱俩谁输谁赢——”
    这边几个人唇枪舌战,光动口不动手,那边顾倾尔从卫生间出来,见了这幅情形便只是不远不近的站着,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傅城予见状,很快起身走向了她。
    “他们就这样。”傅城予说,“瞎闹腾,习惯就好。”
    顾倾尔轻笑着应了一声,“嗯。”
    “累不累?”傅城予又问,“如果累的话,我们可以先回去。”
    “不累。”她却立刻就回答道,“这里挺好玩的,你继续跟他们喝酒啊。”
    傅城予听了,却只是带着她走向了那几个正打嘴仗的人,一句话参与进去,就再也没出来。
    顾倾尔坐在旁边,只是安静地听着,时不时地捂嘴发笑。
    剩下容隽和贺靖忱被晾在旁边,贺靖忱眼巴巴地盯着那边看了一会儿,忽然嗤了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一群人腻歪个没完。来,咱们两个单身狗也能喝得尽兴。”
    容隽闻言,只是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你才单身狗。你全家都单身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