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

    “那你不是每次见我都拔剑相向。”莫笙不满道。

    “我是要你把我的血还给我。”郭玉道“我当时想解除血咒,不是要杀了你。”

    “那样你我都会死!”莫笙无奈道,本来以为他宁可不要命也要杀他,恨到这份上呢!看来自己白担心了。

    “想解除血咒也不是没办法”莫笙缓缓道,想到自己和郭玉的唯一的羁绊从此就要断了,不免有些难过。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喂喂!那是我以前想解除,现在我改主意了。” 郭玉忙说道,“我想练成血咒,既然那家伙这么想看到血咒的威力,我们不如成全他。怎么样?一起练吧!”

    “那,那还那么练那样也太”莫笙红着脸支支吾吾道。

    于是没说完,又被郭玉拍在脑子上:“少年你想得太多了!现在我们都长大了,运功的方法应该还有很多吧!”

    “那你”莫笙看到郭玉偷笑的脸,恍然大悟:“你故意的吧!”

    看着莫笙和郭玉追打的身影,莫莲对大老爷笑道:“唉,虽然你我有缘无分,但我们可以做亲家,照样是亲人啊!”

    “如果他们两情相悦,那当然好。”大老爷答。

    “但是,那一点也不影响你们之间纯洁的男女关系。”二老爷挤在两人中间坐下,插话道。

    “纯洁?你在骂我吗?”莫莲不满道,“还是说你没法满足他?需要我来验证一下吗?我早就想来一发了!”

    “那什么,我想我老了,禁不起折腾了。”大老爷打圆场道。

    “我记得你还不到而立之年吧!你这叫早衰,一定是这家伙虐待你了吧!”莫莲站起来一脚踩着椅子,“我要找你单挑。”

    “乐意奉陪!”二老爷冷冷道。

    于是一转眼功夫,二人已经排开架势。

    “唉!”大老爷叹了口气,好像回到了以前的日子,不过还是挺怀念的。

    就在大家边打架边交流感情之时,大老爷看到从远处跑过来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郭玥:“大,大老爷。少,少夫人回来了。”

    一时间郭玥发现几双眼睛齐齐的盯着自己。

    茗随后慢悠悠的走进来,也从头到脚接受了一遍大家目光的洗礼。他惊诧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他不是茗。”郭玉第一个开口道。

    “他当然不是什么名!他是我们魔教的右护法啊!”莫莲不满道,“你们大惊小怪什么啊!”

    郭玉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郭玥看到的是他,原来他从没有骗过自己,只是自己一直不相信他而已。郭玉自嘲的笑笑,后悔也无济于事,茗,大概不会回来了吧。

    “那个右护法啊。你有没有什么兄弟啊?”郭玥战战兢兢的问。

    “没有啊。”右护法莫名其妙,先是一个劲的盯着自己看,然后又问自己有没有兄弟,最近中原武林的人都大脑不正常吗?虽然自己刚来中原不久,也没遇到过这么异常的情况。

    “其实啊!”莫莲回忆道:“也不能说没有,你生下来的时候好像是两个来着。”

    “因为是双子不吉利所以扔了一个么,知道扔到那了么?”二老爷不顾因为突然多出来个兄弟而大脑当机的右护法,接着问。

    “城郊的什么围场吧。当时魔教分坛刚好在那附近。”莫莲道。

    “那就明白了,那个围场是皇家围场。”二老爷笑道“老天爷还真是有意思。”

    “命运弄人啊!”大老爷叹道。

    此时众人也若有所思的感叹道:老天爷的安排还真是故意作弄人。难道是因为:人在做,天在看么?恶趣味啊。

    而右护法此时陷入了无与伦比的恐惧之中,看到众人讳莫如深的看着自己表情,他只觉得冷汗狂冒:中原武林太可怕了。

    ☆、辰

    接下来的三个月多月大少爷和莫笙闭关修炼,莫莲和右护法商量魔教事宜暂时离开,大老爷和二老爷也是一脸心事重重,王爷府难得的变得了冷冷清清。

    郭瑕在牛棚里抱着牛说话的时候,二老爷突然来了。

    “郭瑕。”二老爷发话,“你觉得咱们王府这次能撑过去吗?”

    “二老爷说什么呢!”郭瑕笑道,“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不是您告诉我的么。”

    二老爷笑了,心道:那不是我告诉你的,只是你连环画看多了。

    郭瑕趴到牛背上,挡住了自己的表情,实际上他知道:这一仗,凶多吉少。

    正是小少爷学会爬的时候,郭玉出关。只见他眼角的痣已经消失,看起来愈发的像大老爷了,这大概是他原来的相貌吧,众人想。但是,他恢复原貌,该不会血咒练失败了吧!

    但看起来二人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好歹让两位老爷放了心。

    郭玉用手挡着有些刺眼的阳光,好不容易才看清众人的面容,开口道:“血咒已练成。”

    众人大惊,这就成了?总有一种变身了半天结果根本没换衣服的感觉(-。-)

    莫笙笑道:“别担心,血咒练成的最终状态是回归本身,不是越变越像。我想,是时候去看看我的父亲大人了。”

    “等等!”郭玉制止道:“先吃个饭”

    众人:“”

    午饭过后,一行人来到皇宫,虽然知道皇帝很可能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等着他们上钩了。

    当然,进宫看兄长这样的理由总不会被拒绝,大老爷这才体会到自己是个皇亲国戚的方便之处。

    通报过后,很快得到了回复。一行人被引了进去,随着宫门的关上,郭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

    皇帝正端坐在他的龙椅上,但看到他们端坐的身影一下子塌了下来,只见皇帝随意的把一只脚搭到扶手上道:“你咋才来呢?等死老娘了。”

    众人一惊,这种语气决计不是皇帝本人,倒有点像

    “莫莲!”大老爷惊叫道,“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没办法,看你们一直没有行动,我只能先下手为强啦!”乔装成皇帝的莫莲撇撇嘴道,那表情在旁人看来,说不出的怪异。

    “你把他怎么了?”二老爷问道。

    “放心吧!毕竟我们俩夫妻一场,治他很容易的。”莫莲又道,“他说只要我回宫做皇后,就法外开恩、免你们的罪等等场面话。”

    “那你答应了?”大老爷忙问道。

    “你觉得可能吗?再说了要是我们谈妥了,现在我也不会在这儿假装皇帝啊!” 莫莲耸耸肩。

    “所以,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郭玉问道。

    “我想了一下,既然事情都是因秘籍而起,也就是我的责任。”莫莲摸着下巴做思考状,“我就是想让他知道他所心爱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