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觉时,突然听到足以掀房的喊声。

    “郭碗儿,你给我滚出来!”是底气十足的女声。

    郭姓四青年从房间里探出头来,想:难道是大老爷的老情人找来了?

    郭碗儿是大老爷年轻时混迹江湖时用的化名,因为本名太有王霸之气,于是当别人问起时,就取了本名里的一个皖字,再加上锅碗瓢盆的锅碗,就成了郭碗儿。

    这回连名带姓的骂,看来是旧相识。

    郭玥作为管家,第一个从房间里跑出来开门。声儿再大点街坊四邻的都听到了,影响不好。

    开门后,郭玥整个人就呆住了。

    尼玛这来的是个军队吧!这是要把王府踏平吧!郭玥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动作。

    好在他听到刚才的女声:“把东西放这儿走吧!”

    于是刚才的军队瞬间就剩下几个大箱子,还有一个一身红衣的女人。

    刚才的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这女人,能对他们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不简单。郭玥想。

    “喂!还愣着干什么!搬东西啊!”那女人手叉腰嗔道。

    郭玥这才回过身来,把视线从她脸上撤回来,开始搬东西。

    虽然这女人看起来年轻,但郭玥直觉觉得她肯定比自己大,而且不是大得一星半点儿。

    却看郭玥一手一个箱子尚显费劲,那边女人却扛着三个箱子大步进了府。

    “这里是什么啊?”郭玥心下怀疑,这么重,别是炸药吧,要知道女人报复心很重。

    女人回头嫣然一笑:“是衣服啊!”

    郭玥当即僵在原地:原来是衣服啊!衣服啊!衣服啊!

    二老爷在饭厅里和疑似大老爷的旧情人进行了亲切的会谈。

    “郭碗儿呢?”

    “在床上。”二老爷谦虚的笑了笑。

    在床上,在床上,在床上郭玥想,这样挑衅会不会太明显了。

    谁知那女人不愧为魔教众人,“唉~如果他当初跟我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服侍他的,让他既享受到云雨之欢,也不会像这样,精、疲、力、尽!”

    大老爷心想,费精力的是我好不好。但还是没说什么废话,只是直接奔正题:“你来干什么?”

    “还不是我儿子来信说,我的那本秘籍惹了大祸。”女人耸肩道,“而且还祸害到郭碗儿的儿子身上,所以没法不管。”

    “你是来卖人情的么?”二老爷挑眉笑道。

    “是又怎么样?”女人也在做出同一副表情。

    郭玥满头黑线:现在是你们一男一女抢男人的时候么?不是救少爷要紧么?

    对视了一会儿,女人就换了副表情:“其实我是来看我儿子的。”

    于是二老爷就一脸黑线的看着女人拉着郭玥的手嘘寒问暖:“儿子,你又长高了!”

    “娘,我在这儿呢!”莫笙赶到饭厅时,看到正拉着郭玥的莫莲,知道自己的娘绝对又认错人了。

    “啊,我就说呢!我儿子怎么越长越难看。”女人甩开郭玥的手。

    郭玥心道:我虽然没你家儿子长得好看,但也绝对不丑啊。这么说太伤自尊了吧!

    “其实你长得也挺好看的。”女人看到郭玥有些沮丧,忙安慰道,“虽然跟我家儿子的好看不是一个等级的。”

    郭玥掩面离开饭厅,再待下去还不知道她会说什么。

    大老爷起来之后,战战兢兢地进了饭厅,看了看大老爷的脸色,还算平静,悬着的心就放下了一半。

    于是大老爷就正正经经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女人连连点头。

    “事情就是这样,你有什么办法吗?”大老爷问女人。

    “没有啊!”女人把手撑在下巴上,看着大老爷:“我只是在感叹你这些年越来越有味道了。”

    “莫莲!你找死吗?”二老爷黑着脸道。

    大老爷的心又提到嗓子眼,忙劝架:“别冲动,和气和气。”

    “哼!”二老爷和莫莲都转过头去不再看对方。

    这可苦了大老爷,好不容易才劝得两个人不再斗气,开始坐下来商量对策

    半个时辰后,莫莲随着众人来到郭玉的房间。

    “就这样就把你们难倒了。”莫莲嘲笑道。“你们都跟他说了什么?说他有多重要,你们有多需要他?”

    “大概是这样。”大老爷答。

    “要让他醒过来,可不能说这么说。不要说他有什么,而是要告诉他他要是不醒来会失去什么。”莫莲道,“看我的吧!”

    郭玉听到远处有人在喊自己,那是一个自己没听过的声音。

    “喂!小子。我是你爹的老相好,喂,别打我。”那人顿了顿“咳咳,再不起来我就带他私奔了!”爹要跟女人私奔?不可能的,二老爷肯定不会让他成功的。郭玉想。

    “莫笙我也带走了。”莫笙?为什么要带走他?因为血咒的关系,郭玉知道他一直在自己身边,在触手可及的距离。这些日子里,只有他一直在陪着自己。

    但等了一会,他觉得自己真的感觉不到莫笙了,他有些慌了,急切的想确认一下。

    众人看到郭玉的手动了一下,都欢喜鼓舞的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只有大老爷很受打击的样子。

    莫莲大受鼓舞,继续道:“还不醒?那没办法了,只能把这几个小鬼抓起来挨个放血了。”

    郭姓四青年表情复杂的看着她,但为了少爷,忍了。

    但郭玉也只是稍稍动了动。

    事情到了这里陷入死局,莫莲也一筹莫展,现在也只能保证自己的声音能传到他的脑里,而至于他真正最害怕失去什么,她也不知道。

    而这时莫笙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见他附在郭玉耳边说了一句话。

    过了一会儿。郭玉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众人发出一阵欢呼,除了莫笙。大家都好奇他说了什么?但莫笙就是不肯公布答案。

    因为他知道了,郭玉最怕失去的人,已经不是自己了。

    “我要杀了茗,这样你就是我的了。”他是这么说的。

    ☆、卯

    郭玉恢复得很快,因为血咒本就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

    郭玉对莫笙不再有杀意,所以血咒此时反倒有益于恢复功力。

    莫笙虽然得以常常跟他在一起,但他能感到虽然有时郭玉的眼神在自己身上,可实际上他并没有认真地看着自己,只是透过自己在找着谁的影子吧。

    小时候那样的像是看着宝物似的的眼神,永远不会再有了吧。莫笙有些悲凉的想。

    “想什么呢?”郭玉敲了一下莫笙的头。

    “没什么。”莫笙笑道“你还打算杀了我吗?”

    “你说什么!”郭玉皱眉,又在莫笙的头上重重的敲了一下,“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