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

    茗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郭玉,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你别说话,等我说完。”郭玉笑道,“我先,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想了想,这是最好的方法。你帮我告诉我爹,让他别杀皇帝,是我自己累了而已,怨不得别人。还有莫笙,让他趁着我还没冷把我的血拿走吧,我们这样就两不相欠了。茗,还有你,不管你说的所谓喜欢是真的假的,我都没答案,你要是以后还是会想起我,你就当是我犯贱勾搭你的吧”郭玉感到自己的脚尖冷了,也许自己还是没办法装得很有骨气的站立而死,怎么可能做到啊!古人是骗人的吧!郭玉的意识有些涣散了。

    茗看着郭玉的身影断线的纸鸢一样坠落下去,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都被冻结住了,不会死吧!那家伙应该不会死吧!别开玩笑了,茗跑过去抱起他。

    “别抱我,别人会误会,影响不好”郭玉断断续续的说,也不知传达到了没有。郭玉看着逐渐模糊的茗的脸,莫名的觉得很安心。这样其实也不错。

    我大概,还是喜欢这家伙吧。恍惚间郭玉想。

    “对不起”

    有凉凉的东西落到脸上,是眼泪吗?哭什么,这样真的好像真的死了丈夫的寡妇一样。郭玉想。他已经无法清楚地看到茗的脸,他伸出手,想至少擦掉茗的眼泪,这样让他怎么能放心呢?

    但是,貌似还是太远了,在抵达他的脸以前,就无力地垂了下来。

    王府众人到达皇宫时,只有成堆的尸体,他们在那之中,发现了郭玉。

    应该是死了。

    但那是在莫笙不在的情况下。

    莫笙通过发动血咒渡血给郭玉,保他不死。但是郭玉始终没有醒过来。

    茗行踪不明。

    ☆、丑

    知道真相的大老爷和二老爷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弑君之时,被郭玥拦住:“两位老爷,这种事要从长计议啊!”

    “先挑了他再说!”大老爷抑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尤其是当他知道是自己把郭玉带回京城就是往火坑推的时候。

    “郭玥说的也对。”二老爷明显比大老爷冷静得快,“把他挑了,你就要做皇帝了。”

    “也对,可是他最爱的就是他的宝座,要是不夺走的话我都觉得对不起他。”大老爷无奈道:“我又实在不想当皇帝。”

    “谁说一定要你当。”二老爷冷笑,“让他看到自己的皇位被自己的儿子夺走不是更好。”

    “郭玉?”不可能啊。

    “我们不是还有一个人选么?”

    “莫笙,那个,你这名挺好的啊~谁给你取的啊?”莫笙正坐在郭玉床边诊脉,大老爷过去跟人家搭话,但不得不承认,他搭讪得很没技巧。

    “大老爷,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莫笙,陌生,这名字哪好了?大老爷这分明是没话找话。莫笙诊完脉,目光还是落在郭玉脸上,头也没回。

    “我想知道你的地位,为什么比皇帝其他的孩子高。”大老爷说。虽然莫笙算是洗白了,但他的身世还是有很多疑点。

    “很简单,因为我的娘跟他们的不一样。”莫笙道,“我娘是魔教的人,血咒秘籍就是从我娘那拿到的,所以他忌惮我娘。但我娘和他只是露水情人,生下我以后,就走了。”

    “等等,你妈该不会是血狐狸莫莲吧?”大老爷头上渗出一层冷汗,不会这么巧吧?

    “是啊,我随我娘的姓。”莫笙微微惊讶,“大老爷这么快就猜到了,果然才智出众。”

    大老爷心里叫苦:我就认识这一个,就已经够我受的了。

    但是面上还是装的很冷静:“你娘知道你的事吗?”

    “我已经送信给她了。”莫笙道,“告诉她我在王爷府,她说她很快就赶来。”

    谁让你多嘴了!大老爷腹诽,这回自己的这条命可能真的要交代在这儿了。

    “大老爷,怎么了?”莫笙看着脸色阴沉的大老爷,担心的问道。

    “没事!没事!”大老爷很快恢复常态,“你应该知道,这次王八皇帝动了我儿子,我不会再饶他,所以我需要你帮忙。”

    “哦?那真是我的荣幸。”莫笙马上答道,“无论什么忙我都会帮的,但我有一个条件。”

    有一个条件!有一个条件!我靠,跟你妈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大老爷面上没表现出什么不满,“什么条件?”

    “我要和郭玉在一起。”莫笙看着郭玉的睡颜道。

    “这个要问他同不同意吧!”大老爷勉强的笑了起来,心里想的都是这货原来是个痴情受啊,痴情受。

    “只要您不反对就好。”莫笙笑了起来,大老爷不得不承认那一瞬间还是觉得他笑得很纯良。

    然后莫笙就盯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郭玉说说:“那就好办了”大老爷收回了自己刚才的想法,这孩子还真是像他妈。

    郭玉此时陷入了深层的梦境中。

    深藏在脑海中少年的记忆,像是复活似的再现在眼前:娘死了以后,饿得发昏的时候,有人让自己第一次吃到饱饭,当时真的觉得自己碰到菩萨了。而且菩萨还要收自己当义子,当时真的是高兴地不能自已,于是自己发誓一定不能给他添麻烦,不管遇到什么事也要笑着说没问题。

    后来被抓到欢喜教时,想的也是不能让他担心。所以就和莫笙商量好快点练成什么神功,好快点回家,因为怕他领养了别的孩子不要自己。但后来回到家后,发现他们还是领养了别的孩子,于是自己就开始努力练功,想赢得他的注意,但为什么他看到这样的自己,却露出担心的神色,为什么不高兴呢?

    郭玉想,原来自己一直在为了讨好别人而活着,原来自己希望的只是能成为谁的唯一。所以当知道莫笙是欢喜教的教主时才会这么生气吧,生气的不是他骗自己,而是生气他原来有很多人可以依靠,而自己,并不是他的唯一。

    那茗呢?郭玉在梦中也想不明白,自己对他来说算什么?以茗的角度来说,自己是个想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来到自己身边,也只是为了揭发自己想要谋反的真面目,那为什么要说喜欢呢?编这种谎话没有任何意义。

    算了,有什么好想的,已经结束了。心底有一个声音这么说。

    是啊!已经结束了,没有自己他们也好好的,干嘛去搅合别人的生活呢?

    于是郭玉放心的沉睡了过去。

    郭玉眼看着已经睡了三天了,莫笙说他只是不想醒来而已。

    众人换了很多方法,都没能叫醒他。

    随着第四天的鸡叫,救星来了。

    ☆、寅

    鸡叫过后,王爷府众人正准备翻个身再睡个回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