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像很有亲近感要收为义子。但当看到这孩子的眉眼时,皇帝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儿子,而且母亲的名字恰好也是玉儿,这对正犯愁的皇帝来说简直是天降的宝贝。当然,这孩子就是郭玉。

    已经死去的玉儿绝想不到她自己的儿子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随后皇帝一不做二不休把郭玉也抓进教,这回郭玉和莫笙的搭档却出乎意料的精进神速。眼看血咒练成,但自己的弟弟还是太早找来,郭玉变得无法控制,只好暂时放弃。

    郭玉听了故事,也只是冷笑了两声。

    “那这次把这个孩子送给我算什么?”郭玉嘲道,“还是为了练那个神功吗?”

    “他母亲是刘大人的女儿,不能说没就没。所以只能制造欢喜教余党想要抓他的假象。刘大人他们当然同意把孩子送出宫来。”皇帝面不改色道。

    “然后我们一家三口莫名奇妙的失踪也好、死亡也好,不但有了新的练功材料,还能顺便回收我这个失败品,你毕竟还是怕我说出欢喜教的事情来啊。”郭玉笑道:“不过你真认为那么他能练成那个什么神功?别逗我了。”

    “你知道什么?”皇帝忙问道。

    “我只知道你永远都成功不了。”郭玉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太可笑了,你竟然指望着这么小的孩子。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血咒是所谓身心俱融为一体,不只是血而已。”

    “你说什么?爱。”皇帝皱着眉看着郭玉和莫笙。

    “哈哈,很恶心吧?对你来说,像我爹那种人很恶心吧。但没办法啊!我当时就是很喜欢莫笙,喜欢到连命都可以不要。就是我这种人才能练成那种邪功,就算这样你也要继续吗?”郭玉的笑已经凝固在脸上。

    “哼!多谢你提醒,不过即使你说这些,我也无法免你一死啊!”皇帝微笑道。

    “我本来就很厌世的,不过还是想拉你垫背。”郭玉起身摆好架势,“虽然血咒用不了,但对付你足够了。”

    皇帝也不慌不忙的掏出剑:“那今天,就让为父,送你一程。”

    但很快皇帝就发现自己轻敌了,过了十几招之后,郭玉仍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他无法想像被封住内力仅凭拳脚抵挡的郭玉竟然胜还他一筹,看来柳无名还真是替他好好教育了一下他的儿子。

    大批的侍卫涌了进来,皇帝在侍卫的包围下且战且退。郭玉和莫笙处于包围之中。

    “你这货没想到竟然会这么狼狈吧?”郭玉对背后的莫笙道。

    “失策啊!虎毒不食子看来不适用于皇室啊!”莫笙自嘲道。“不过跟你死在一起也好,路上也有个照应。”

    “我才不要跟你死在一起!”得了空隙,郭玉拉着莫笙破窗而出。

    来到院中,却是来到了个敌人更多的地方。

    突然一人朗声道:“放下武器!”郭玉抬头,月光下,茗立于檐上的身影犹如阎罗。

    郭玉冷笑,是啊!茗始终都是皇上的人。

    郭玉曾想像过自己和穿着侍卫服的茗的相遇,只是这种情形下的相遇,确是郭玉始料未及的。

    ☆、子

    “郭玉,束手就擒吧!”郭玉听见茗冷静的声音。

    束手就擒,这就是你对我的答复?

    “莫笙,一会儿你的内力恢复了,就拿着这个找我爹。”混乱中莫笙听到郭玉在对自己说话,随即觉得手里多了什么东西,是一枚戒指。

    “你们都给我让开!”然后莫笙听到郭玉大叫的声音,果然一部分敌人被郭玉吸引过去。莫笙感到自己的内力渐渐恢复,于是故意做出已经抵挡不住的样子,果然敌人的的动作也慢了下来,莫笙就趁着敌人大意的空当,身形一闪,逃窜出去。

    郭玉,你可一定活着要等我回来啊!

    看到莫笙逃跑,茗也没有下令去追,只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郭玉身上。

    眼看剩下的敌人越来越少,茗也有些着急了:“郭玉,你白痴吗?不要硬拼了。”明知没有胜算,为什么还是要这样?

    郭玉的眸色仍是深红,冷漠又冷静的杀戮。

    “我知道你听得见,别装了!”茗看着又缩小了一圈的包围。

    郭玉扯出一抹笑意,剑锋更为凌厉,几乎没有多余的动作,对手的颈上就多了一条红色的血痕。

    直到最后一个人到下,郭玉和茗之间再无障碍。

    “总算没有人碍事了。”郭玉避开地上的尸体走到茗的面前。

    “为什么要行刺圣上?”茗问,“难道王位就怎么重要么?”

    原来茗从小被灌输的是这种思想。郭玉挑眉,看来我们全都是那个老狐狸的棋子啊。他知道,只凭自己三言两语的解释,茗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而且现在郭玉也懒于解释。

    “你相信我家那堆人想谋权篡位?”郭玉笑问。

    “我不想相信。”

    “但你还是相信了。”郭玉摇摇头,“无所谓,反正我们两个一直在互相猜忌,我也已经腻了。”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郭玉发现自己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浪费了太多时间,原来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论是笑还是生气都不纯粹,都掺杂着各种不信任,那么即使互相喜欢又有什么意义呢?茗没有骗他,他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侍卫,还傻傻的以为自己在保护皇上的安全呢。他也没有骗茗,但到底是那里错了,也许是因为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个骗局吧。郭玉只觉得累了,自己的身世,自己身上的血咒,都让他觉得沉重无比。

    “你听我说,我相信你。”茗举着双手,“你冷静点,我们说清楚。”

    “茗!”郭玉认真道:“别为难我爹,谋反的事都事一切都是我自己策划的,郭玥也是被逼无奈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茗仔细的看着他。

    “茗。”郭玉没回答,只是举起那把沾满鲜血的刀,“来比一场吧!赢了我就告诉你一切。”

    “好。”茗只得答应他退开几丈。郭玉想要皇位,这让他打死也不相信,他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所以只好答应和他一战。

    郭玉看着茗的背影,距离够长了,茗应该不会有时间跑过来。看了看手里的剑,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血,一会儿也要沾上自己的血吧。

    虽然用这种方法了结自己有点不唯美,但眼下也没得选,郭玉现在只能想到这个万全之策。

    正在往后走的茗渐渐感觉不到郭玉的气息了,刚开始他以为是距离远了,但他回头时,才发现是郭玉的生命在渐渐消失。

    “你还是太快回头。”郭玉苦苦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我也不愿意把自己戳个对穿。真的很疼啊。”郭玉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动作,一手扶着剑柄,剑身已经没入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