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事吗?”郭玉看着莫笙流血的手冷冷道,“还非得利用血把我引来。”

    “叙旧。”莫笙拉开边上的椅子示意郭玉坐下。

    郭玉不为所动:“直说好了,你这次的目的是那个孩子吧!”

    “听说是叫郭蛋蛋吧。挺有意思的。”莫笙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把我的蛋蛋给你你不嫌多吗?”郭玉冷冷道,“你只要回答是或不是就好。”

    “我的目标一直是你的,不要对自己没信心!”莫笙露出鼓励的目光。

    “莫笙,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离得这么近的时候,因为血咒的关系我能感到你的心跳。很遗憾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学会说谎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郭玉俯□看着莫笙的眼睛,“我劝你早点死心,我不会让你得到他的,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你知道我的目的,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

    “对不起,我没兴趣。难道是练功么?就像当年抓走我一样?那还真是让人感动的坚持。”郭玉冷嘲道。

    “小玉,你变了。”莫笙道,“你以前不会这样说话。”

    “当然,我因为我以前很傻,因为我以前相信你。”郭玉装了个灿烂的笑容,“我还说过等练成了血咒我会带你一起逃出欢喜教呢!逃出你自己一手建立的欢喜教!”

    “可是并不是我自己想要当教主啊!我也有苦衷。”莫笙无奈道。

    “多可笑!你还期盼着我还像小时候那样围着你转吗?因为觉得对你有所亏欠,我还发誓过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呢!可是当我知道你只是一直在骗我的时候,这一切就不一样了。”郭玉掰过莫笙的下巴,“我只是恨你毁了我,你把我引入歧途,却不肯陪着我一起堕落。你知道血咒发动的时候的痛苦吗?我明明不想杀人的,但是身体不受控制。其实可怕的不是杀戮的过程,而是清醒的时候,我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可笑的是我现在还有良心,每次天黑的时候我都很痛苦你知不知道。每次看到自己这张和你相似的脸的时候,每次你叫我‘小玉’的时候,我都觉得很恶心。恶心过去,恶心我自己。”

    莫笙觉得自己的下巴好像快被郭玉捏碎了,但是还是没挣脱,他知道郭玉恨他,但他并不知道郭玉的这几年是这样过的。

    “事情很快会结束的,我只是来告诉你这些。到时候,你会明白一切。”莫笙面不改色地说。

    “我并不关心这些。”郭玉放开了他,“我和你都罪孽深重,注定不得善终。不过谢你提醒我,不然我还在妄想着自己会过上正常的快乐的日子。”郭玉叹了口气,突然间他想到茗的笑脸,可能自己再没给他答复前就死了也说不定。

    “我不会让你再过得痛苦。”莫笙诚恳道:“我发誓,等这次的事情一结束。”

    “看来你好像计划得很好。”郭玉露出玩味的表情,“但无论怎样,我都会打乱你的计划的。”

    “但这次我的计划里,也有你。”莫笙也露出了一个郭玉熟悉的笑容。

    “怎么办?少爷现在还没回来,他能去哪?”郭玥焦急道。

    “着急也没用,当时怎么就让他跑了。”二老爷道。

    “少夫人,你知道他去哪了吗?”郭玥问道。

    “不知道。”茗皱起眉,郭玉走的时候也没问。

    “你当真不知道么?”郭玥又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是我把你家少爷藏起来一样。”茗不满道。

    “郭管家!快向少夫人道歉。”二老爷斥道。

    “我并非无理取闹,我曾亲眼看到少夫人和欢喜教的人混在一起,而且他们还叫他叫 ‘右护法’,少爷不让我告诉你们罢了,然而现在少爷不见了,所以少夫人,我现在怀疑你是否本来就是和他一伙的。”郭玥回道,他觉得事到如今没办法瞒下去了。

    众人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茗,不说话了。

    “现在不是怀疑自己人的时候,找少爷要紧。”二老爷对郭玥道,又看了一眼茗“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从现在开始大家一起行动吧。”

    “好。”茗答道。

    ☆、癸

    另一方面,郭玉随着莫笙来到皇宫。

    “怎么,你要行刺皇上?”郭玉打趣道。

    “怎么会?”莫笙掏出一个牌子,交给侍卫。让郭玉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轻松地进去了。

    “怎么?已经买通侍卫了?”郭玉问道。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莫笙笑道。

    然后一路顺通,知道皇帝寝宫门前。

    “不是开玩笑吧!”郭玉谨慎的看着莫笙。一个邪教教主平安的来到这里已经是奇迹了。

    “当然不是,你不是想知道真相么?”莫笙推开门,一阵浓郁的檀香似的味道传来。“真相就在里面。”

    郭玉见到了很久不见的当今圣上,和大老爷有七分相像,却多了一分威严。

    “参见圣上。”郭玉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免礼。”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皇帝示意郭玉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皇上,您要告诉我的难道是;欢喜教和皇室并非对立,而是”本来就是皇帝在授意下成立的。郭玉看着端坐于上的皇帝,感觉他的衣服简直黄得碍眼。

    “是啊。本来欢喜教只是个幌子,目的只是让你们练成血咒。没想到啊,因为你的关系功亏一篑。”皇帝摇头无奈道。

    “你!”郭玉正要发作,忽然发现使不上力。

    “省一省力吧!”莫笙拦住他,“这种香气是专门克制血咒的。”

    “为什么要这样做?”郭玉问。

    “当然是为了江山社稷,如果你们练成血咒,就是最强的兵器,还有何人能犯我皇城。”

    “为什么是我?”郭玉追问。

    “那还要怪你那两个白痴的爹,不过如果不是他们我也不会找到血统优良的你啊”

    渐渐的,郭玉了解了事情的全貌;十多年前,正是王位争夺之时,现在的皇帝还只是太子,但已经感觉到了来自强大的弟弟二皇子的威胁。就是那时,他得到了魔教的血咒秘籍,于是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有一个炼成血咒的人协助自己,那么天下早晚是自己的。当然,最好还是从娃娃抓起,但别人的孩子还是不放心,于是就想到用自己的孩子。

    就在那时已经怀孕的一个叫玉儿的侧室从宫中逃了出去,当时并没有立即抓到,随着时间的流逝就慢慢的被人淡忘了。

    后来,二皇子莫名其妙的跟个江湖人士私奔了,现在的皇帝总算坐稳了江山,但是他却仍觉得不安全,虽然仍让自己的儿子女儿在练血咒,可是根本不见成果。就在这时,已经在外游历已久的弟弟带了个孩子回来,说是看着跟自己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