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那你们两个练功都做什么啊?”什么极致融合?什么意思?茗完全没听懂。

    “唉”郭玉叹了口气,“除了做,也没做什么。”郭玉又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茗,逃也似的快步走开了。

    茗看着月亮,好半天才琢磨过来这个“做”的含义。

    茗又望了一会儿月亮进房间,发现郭玉在收拾被褥。

    “你干什么?”茗问。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觉得也许我应该和你保持距离。”郭玉装似不好意思,小脸通红。

    “别啊!那什么,我的意思是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你不要担心咱么以前不就是一起睡的吗?”茗故作自然的拍了拍床,“一起睡吧!”

    我就等你说这句了!郭玉暗笑。

    “对了,话说两个男的怎么做啊!”茗躺在床上,想打开一下尴尬的气氛,说完后又发现这个话题太沉重了!

    “你想知道么?”庆幸的是听声音郭玉并没有发火,“你只要睡觉今天晚上就能梦见了。”

    “是吗?”茗狐疑的说。

    “我保证。”郭玉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茗果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和郭玉在打架。

    但衣服越来越少,茗感觉有些冷。

    而此时,郭玉看着睡得一脸安然、被自己剥的衣衫大开的茗,心想:这家伙今晚会梦到吗?

    第二天一早,郭玉正在做早饭。

    “诶!”茗兴冲冲的跑过来“我梦到了。”

    “哦?”郭玉笑道,“是怎样啊?”

    “大概就是我跟你不穿衣服打架。”茗回忆道,但他没有说后面那段,有点脸红的梦。

    “大概是吧。”郭玉笑得更开心了,满脑子都是那句我跟你,我跟你,我跟你。

    “那也没什么吧!”茗装作不经意的说。“只是打架而已。”

    “那可不行!”郭玉正色道,“只能跟喜欢的人,而且要负责任,喂,你不会没做过吧!”

    “你怎么知道的!”茗大惊。

    “没什么。”郭玉叹了口气,这家伙很可能还不知道什么是恋爱,这也许对他还太早。

    “我说,你有喜欢的人吗?”郭玉问。

    “有啊!”茗说:“你啊。”

    “什么,你再说一遍?”不会吧?我听错了吧!郭玉想。

    “我说我喜欢你。”又一遍。

    “你知道喜欢是什么吗?”别高兴得太早,一定是他会错意了!郭玉想。

    “知道啊,你拿我当傻子啊!”茗说,“我想了想,我应该是喜欢你。”

    这下轮到郭玉傻了,这是表白么?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的,既然你喜欢男的那我就放心了。我想跟你在一起,跟你在一起比当侍卫好一百倍,我觉得你很好,你呢?觉得我怎么样”茗问。

    郭玉笑了,为什么会被这种家伙抢先一步啊,不对不对,可不能把主动权拱手让人。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样?”郭玉问。

    “嗯,本来打算孩子安顿下来后我就装死回宫,但是我想好了,我不回去了,我为他们做的事也够多了,我要告老还乡。”茗认真的说。

    “那好,你回宫复命后,我就告诉你我的答案;要是不回来的话就当你放弃了。”郭玉装作一脸无所谓的说。

    “好啊,好啊!”茗高兴的说。郭玉感叹怎么跟着家伙在一起自己也变得一根筋了,不过既然已经决定相信他了,这好像也是没办法的事,简单点也好。

    不过在那之前先要想办法把血咒解了,郭玉暗想。

    ☆、壬

    茗自从 “表白”之后就变得很兴奋,反正整个宅子也没人,有时就和郭玉拉拉手散散步什么的。偶尔还说什么以后不许叫他娘子,还要郭玉也叫他一声相公来听听什么的。

    郭玉想反正这家伙是他媳妇这点不会变,先让他得意几天好了,于是就对茗百依百顺,就这么又装了一个月贤妻良母,王爷府终于来信了。

    他们的孩子要过百岁了。而在这之前王府已经被那伙人造访了好几回了,二老爷的意思是,不如趁着百岁宴那一天把他们一网打尽好了。

    于是,京城又盛传王爷府少爷和少夫人失踪多日疑似是去度蜜月的说法,但他们不知道度蜜月的地方只是郊区的老宅子。

    此次回来的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孩子的名字问题,听大老爷和二老爷的,取名方式暂定为“抓周”。虽然本来是要满周岁,但大老爷和二老爷已经等不了了,大老爷希望孩子的名字文雅点,像郭姓几个孩子的名字除了郭玉都是他起的。而二老爷则认为那样太拗口,柳家是武林世家,所以起名一切从简,像二老爷的本名;柳无名。

    但大老爷举出了反例。当年二老爷被不开眼的哥哥逼着给他儿子取名,结果二老爷沉吟半响决定侄子叫:柳一。

    理由是好写!

    为了避免柳大侠的悲剧再发生,打不过二老爷的大老爷决定抓周。

    而问题是百日大的孩子连爬都不会,更别提抓了。最后还是是郭玥想的法子。让人拿着抓周的东西从小少爷面前过。什么时候小少爷笑了,就用那个人手里拿的东西当名字。

    抓周当天,大家都准备好东西,但大老爷要求大家把东西都藏在袖子里,说这样比较考人品,也比较有神秘感。

    于是抓周开始,当大家看到抓着一只鸡进来的郭瑕时俱是一脸黑线,难道小少爷要叫郭鸡么?而且这也藏不住啊!但令人欣慰的是郭瑕一进来小少爷就哭了,直接淘汰。

    大家开始围着小少爷走,但他始终不笑。最后当迟来的少爷和少夫人赶来时,小少爷才展颜。

    众人忙问少爷和少夫人怀里有没有揣着什么物件时,少夫人尴尬的掏出了一个蛋!

    众人噤声,郭蛋!算了,还是看少爷吧。

    但是,少爷也面无表情地掏出了一个蛋。

    “为什么随身带着这种东西。”二老爷咆哮道。

    “今天没吃早点。”郭玉自然地答道,“既然这样,就叫郭蛋蛋吧。”

    “成何体统!”二老爷气急,凌厉的掌风直逼郭玉。

    众人只看到,少爷手里的蛋碎了一地。

    就在众人又吵吵嚷嚷乱作一团之时,茗发现了郭玉的脸色异常。

    “怎么了?”茗关切的问。

    “没什么,我出去一趟。”郭玉拍了拍他的肩膀,“帮我看着他们。”

    “我去趟厕所!”郭玉对众人道。

    “好了好了,快点回来!我跟你说你起的名字绝对不行!”大老爷头也不回的道。

    郭玉出了屋就直接施展轻功奔出院子,朝着熟悉的气息而去。

    郭玉在湖心凉亭落脚,莫笙显然是等候多时的一副面孔。

    “找我有什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