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了哪?”郭玉的声音冷冷的。

    “”

    “不好答么?那就算了。”茗听郭玉起身的声音,“你好好休息吧!忙了一晚上应该很累吧。”声音又近了,茗回过头,郭玉的脸近在咫尺。

    “茗,你有事瞒着我。”

    “这这是当然的啦!每个人都有秘密嘛!就比如你和欢喜教什么的,不是也没告诉我么?”茗不知道郭玉为什么这么认真地看着自己,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

    “秘密啊好了,你去休息吧。我去做早餐。”郭玉与他擦肩而过。

    “呼。”茗呼出一口气,郭玉没有纠缠不休让他舒了一口气,但又觉得他好像有哪里不对。

    就这样,从那以后虽然茗也有时候玩一下失踪,郭玉也没有多问,这让茗的心里反而有些不爽了。

    一天中午,茗回到家,发现郭玉居然没给自己留午饭,于是立马满宅子找郭玉。

    终于在菜园找到了他,他趴在葡萄架下的石桌上,似乎是累的睡着了。

    茗轻轻地走过去,悄悄地靠近目标。

    午后的阳光投下叶影,斑斑驳驳的,茗看着他的弧度优美的侧脸,有点发呆。

    茗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眼角的痣是真的吗,啊,看来是真的!茗心里想。

    这时郭玉皱了皱眉头,嘴角动了动。嘿嘿!这么一看还有点可爱嘛!

    然后戳着别人脸的家伙也傻笑起来。

    这家伙的嘴有这么红吗?好像很有质感的样子。自带润唇膏吗?(润唇膏乱入)

    想起这张嘴亲过自己,茗的脸不受控制的有点红。

    捂脸捂脸!想什么呢?该去面壁了吧!茗自言自语。

    但当茗把手从脸上拿开时,就看到郭玉已经睁开了眼,含笑看着自己。

    茗呆愣的看着郭玉的脸一点点靠近。

    然后,一个吻印在他的唇上,软软的,有点凉。

    “你,你”茗看着郭玉,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呆立在那里。

    “我只是顺着你的意而已,如果是我会错意了,那真对不起!”郭玉恶作剧得逞似的笑了。

    谁知茗却大力的揽过郭玉,抬起他的下巴,“没有,正合我意。”敢调戏老子,老子当然要调戏回来!

    “我”郭玉被茗封住了嘴,他感到有什么东西撬开齿列,挑逗着自己的舌尖。然后他终于意识到那是茗的舌头。

    他想推开茗,却感到自己被死死地钳住,这家伙清楚自己是在玩火吗?而且他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

    脑海里不合时宜的浮现了莫笙脸,郭玉推开茗,大口的喘着气。

    茗皱了皱眉,心想这家伙一动真格的就不行了。

    郭玉摇了摇头,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同时更加坚定了一个决心。

    他抬起头看着茗,好像要把剖开似的认真地看着。

    茗心下大叫不好,这家伙发起飙来的样子历历在目,一场胖揍看来是免不了了,谁让自己色令智昏。

    “茗,你有没有骗过我。”

    “嗯,除去上次在厨房偷吃没有了吧。”

    “你能不能保证你是皇帝身边的侍卫这点没骗我,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证皇家利益。”郭玉一反常态的问得很认真。

    “这反正他们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呗。”茗耸耸肩,“话说你这是怎么了,神经兮兮的。”

    “我在试着相信你。”

    “哈?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一直不相信我,这很伤人心的好不好”茗不满地叫道。

    郭玉转身,自嘲的一笑,也许自己已经败给这个家伙了。

    又一个月过去了,茗很开心即使自己有任务出去,郭玉也不会再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了,而且还天天给他做。,茗开始庆幸自己嫁了个贤妻良母,诶?贤妻良母,嫁?总觉得有点奇怪啊!

    白天的时候郭玉会去菜园忙活,有时候叫上茗。但他的作用只是充当梯子,扛着郭玉到处跑,还要被掉下来的枝叶莫名其妙的打到脸。久而久之也就想到了报复方法,他只要装作没有站稳的样子,郭玉就会抱住他。虽然后来被发现后又引发了一场大战

    晚上就跟郭玉下下棋,聊聊天,谈谈人生谈谈理想啥的一通闲扯。

    日子过得很惬意,比当侍卫的时候舒服一百倍,茗想: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但他也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也就是这时郭玥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辛

    某天晚上,郭玉一反常态的拉着茗出来赏月。因为一般这种抽风的事都是茗主动提出来。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郭玉很长时间才开口。

    “我可以选择不听么?”茗本能的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不能,因为你亲了我。”

    茗只觉得脑海中有几万头草泥马以三倍速跑过,这都哪跟哪啊!谁先亲的谁啊!这之间有关系吗?

    “我觉得这不能当做理由。”茗在心里强迫自己淡定下来。

    “我觉得能。”郭玉看了眼月亮,“如果你没有招惹我的话,我才懒得跟你说。”

    “我招惹你?”茗反问“我没觉得啊!”

    “那你只是觉得耍我好玩?”郭玉故作受伤道“是也没关系,你别在意。”

    “你这人会不会听人说话啊!”茗扳过他的肩膀,“我什么时候说过耍过你好玩了!”

    郭玉沉默了,过了一会儿终于艰难的开口:“好了,现在我要说秘密了!”

    什么啊!完全无法沟通!茗感到深深的绝望。

    “关于欢喜教,你知道多少?”郭玉问。

    “我就知道是个邪教。”茗想了想说。郭玉把人家全教都灭了的事连郭玉自己都不记得了,所以就没说出来刺激他。

    “我十三岁的时候在街上和人打架,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被抓进了欢喜教。”

    “我表示完全无法相信你在街上和人打架!”

    “是么?”郭玉微叹“我以前和现在不同,属于那种没心没肺,天真烂漫的类型。”郭玉还故意抛了个“天真烂漫”的眼神。

    “你饶了我吧!”完全无法想象你的少年时代!茗求饶。

    “欢喜教,并非名字那样欢乐。教义是以练成绝世武功为目标。这本无可厚非,但关键是方法:人和人的极致融合。我想你听得明白。他们为了练功无所不用其极,食人肉,乱|伦,任何伦理道德在欢喜教都是空谈。其实说白了也就是欢喜的另一层意思:抛却束缚的本能的欢喜。我被抓进去的时候一度崩溃,我当时的练功的伙伴,就是莫笙,也就是那天你看到的和我长得很像的人。我们俩练的功,叫‘血咒’。就是把血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以达到双重精进的那种功”郭玉小心的看了茗一眼:“你明白了?”

    “嗯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