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老爷道:“既然人都来齐了,我直说了,你们这些日子还是暂时离开王爷府吧。”

    “好啊!我正有此意!”茗高兴的说。立即遭到众人的白眼。

    “老爷这些年对我们视如己出,现在王府有难,岂是离开自保的时候。”郭玥道抱拳,“我誓与王府共存亡。”

    “对啊,我也不走。” 郭瑕叫道。

    “开什么玩笑,这么早就赶我们啊!”郭玦说。

    “总之呢,我们就是不走了。”郭珂总结道。

    “唉,关键是少爷。”大老爷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他发起狂的时候,可不管你们是谁,无差别杀人哪!”

    “我们当然知道这点,所以要想个对策。”郭玦道,“但首先,我们要搞清楚那个家伙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少爷么?”郭瑕道。

    “这不好说,其实你发现没有。所有事都发生在夫人嫁进来以后。”郭玥道。

    “你们都看我干什么?”茗被盯得不好意思“不是我干的啊!”

    “我问你,那孩子到底是谁?别告诉我是你和少爷的亲生骨肉,那种谎话也就郭瑕会信。”郭玥道。

    “这”茗被问了个哑口无言。

    “郭玥,不得无礼。”二老爷道,“你只用说这孩子重不重要就好。”

    “重要,很重要。”茗斩钉截铁的答。

    “那我明白了,这样吧。不如我们来个测试。”二老爷沉思半响道,“把少爷和孩子分开,看一下谁是那人的真正目的。”

    于是,第二天。茗驾着一辆马车离开。

    “二老爷,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郭玥问道。

    “现下除了我、他和大老爷,也没人能制住少爷了。而且皇帝也说了,这个人信得过。那我们就暂且信他一回吧!”

    茗驾着马车,沐浴着清晨和煦的阳光。昨天晚上的情景历历在目:

    “不如我们把少爷送到近郊的宅子好了,一时半会不会被人找到。”

    “那我们派谁去?武功高跟少爷关系又好的人”

    “喂,你们看我干什么?再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

    于是,他就驾着马车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了。

    ☆、庚

    “怎么是你?”守在郭玉身边的茗,但没想到守在郭玉旁边守了半天等来的竟然是这么一句,当时心里不爽:“怎么不能是我!”

    “郭玥他们呢?”郭玉撑起身子。

    “不在!”茗没好气道,靠,老子陪了你半天,你醒了却先提别人。

    “你把他们怎么了?”郭玉警戒道。

    “我靠,你脑子来的时候是不是被颠坏了!我能把他怎么!你以为我乐意跟你跑郊区来听你发疯啊!”

    “这是城郊的宅子?”郭玉问道。

    “是啊。他们为了弄清你的那个老朋友的真正目的,派我把你送到这儿的。”

    “那也就是说,是我爹派你来的?”

    “是,你还有问题吗?”茗不耐烦的问。

    “没,谢谢你了。”郭玉诚恳道。

    “不,不用谢啦。跟我装什么正经啊你!”茗匆忙回过头去,“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希望能吃。郭玉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暗暗的想。

    不一会儿粥就端上来了,虽然看面相那不能称作“粥”而只能称作“可怜的粥”。

    茗看着他把一勺粥送入嘴里。“怎么样?”

    “不错。”郭玉抬起头来微笑道。

    “真的!”茗大喜过望,这还是郭玉第一次表扬他。

    “至少你没放太多盐,也没放什么其他奇怪的调料,作为一碗粥,没出什么错。”

    “只是没有错的‘不错’啊!”茗有些失望的说。

    “我觉得你没放太多盐,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郭玉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那个,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笑起来很好看啊!”茗情不自禁的说。

    “有啊。”郭玉的眼神渐渐冷下来,“所以我从那以后就很少笑了。”郭玉沉默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苦笑道:“对不起,说了些奇怪的事。”

    茗伸出手,拍在他的头上:“你这个家伙,想笑的时候就笑,不想笑的时候就不笑好了。至少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你愿意装,我还不稀罕看呢!”

    “好吧。”郭玉点头。

    茗推门走了,临走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

    郭玉躺在床上,他在半梦半醒之中,记起了从前的事。在欢喜教时的事。

    他想到在他刚被抓进欢喜教的时候,有个人安慰他:“别害怕,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你的。”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却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

    而他突然记起了那张脸:那是一张和茗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啊!”郭玉惊醒。“不可能!”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你怎么了?”茗冲到他床前,关切的看着他。

    “没什么。”郭玉有些不敢看他,别开了目光。

    “做恶梦了?” 茗凑过去,“别不说话啊!”

    “啊,算是吧。”郭玉无奈地答。

    “嘿嘿,我就知道。”茗得意的说,“不要害羞嘛,实在害怕本大爷可以陪你嘛!”

    “好啊。”

    茗没想到他竟然答得这么干脆。

    “那个,我去拿个被啊,哈哈。”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变紧张,反而很想找个借口离开。

    “不用了。”郭玉拉住他,“现在是夏天。”

    “哦,对啊。哈哈!”茗挠了挠头,“你看,我都忘了。”

    “我们以前不是也睡在一张床上吗?”郭玉往里挪了挪,让出了地方。

    “切,你以为我怕你啊!”茗坐到床边,“我只是觉得有点挤。”

    “刚才的理由好像不是这个。”郭玉看着他。

    “你啰嗦”

    “呵。”郭玉转过身去,背对着他,“睡吧。”

    茗躺下,偷眼看郭玉的背。莫名的觉得他很孤独的样子,他突然想凑得更近一些。但又怕郭玉生气,只好作罢。

    半夜郭玉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位置是空的。用手一摸,是凉的,看来茗已经走了一阵了。

    郭玉坐起来,脑海里闪过无数猜想。

    最不想的那个,就是他现在和莫笙在一起,就如同郭玥看到的一样。

    郭玉摇摇头,想把这个念头挥掉,但却不由自主的朝着最坏的方向一路联想下去。

    这样下去,无论如何是没法睡着了。

    郭玉于是就这么坐在床上等着茗回来。

    结果就一直坐等到天亮。

    “你回来了?”茗刚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就听到身后郭玉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是啊。”茗一时间僵在那里不知如何动作。

    “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