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的挑着眉看着郭玥和跪在地上的姑娘。

    “我也不知道,她非说是我买了她,要给我当老婆。”

    “那你需要媳妇吗?”

    “不,不需要!”郭玥忙摆手。

    那姑娘当即就嘤嘤的哭起来:“奴家卖身葬父,就见到王爷府的郭管家扔给了我这些钱。但他却执意要走,我只好跟来。”

    “实在对不起,郭管家已经有心上人了,就是他。”郭玉指着一脸错愕的郭瑕,“所以你们是不可能的。”

    “什么?”姑娘神色复杂的看着两人。而郭玥悲愤的看了郭玉一眼,只能自认倒霉的捂住郭瑕的嘴把他带走。

    “那就把你交给我府的大丫鬟了。郭玦,我记得你喜欢这类型的。”郭玉向郭玦暧昧的一笑,郭玦顿时觉得压力很大,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演下去。

    “我靠,这妹子胸太大了。我不喜欢!”郭玦道:“我还是最稀罕珂儿了!”郭玦想反正大家都遭殃还不如把郭珂也拖下水。

    “呵呵,姐姐真会说笑。”郭珂僵着脸答。

    “那就没办法了,我们王爷府不缺人啊!”郭玉摊开手无奈的回答。

    “小,小女子,愿做公子的小妾,为公子当牛做马。生是王爷府的人,死是王爷府的鬼。”姑娘哭的一脸梨花带雨。

    “那还得问问夫人同不同意啊。”郭玉走到喝的趴在桌子上的茗面前,摇着他的肩膀。

    “随你便,我无所谓!” 其实茗喝得高了,压根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既然如此,小女子谢过夫人。”姑娘赶忙在地上拜了几拜。

    郭玉脸很快沉了下来,变得跟锅底一样黑。他向姑娘勾了勾手指,姑娘把脸凑了过去。

    郭玦郭珂有点担心的看着少爷对她耳语了几句。但她们发现姑娘的表情由喜悦到惊恐再到愤怒:“郭玉,你这道貌岸然的家伙,你,你会遭报应的。我要让大家知道你的真面目。”

    “好啊!你可以试试。”郭玉突然拔剑出鞘,指向她“那是否先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呢?”

    “你,你,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那我倒要问问,一个乡野来的小姑娘是怎么一眼就认出京城王爷府的管家的。”郭玉蹲下来,“你不是说要当王爷府的鬼么?不如我现在成全你好了。”

    姑娘并不是傻子,她看到了郭玉眼中彻骨的寒意,并非玩笑,他可能真的会杀了她。

    郭玦郭珂看呆了,刚想上去劝阻,那姑娘却极快的跑掉了。

    郭玉站起来似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抬头,笑容和煦:“我们回府吧。”

    回府的途中,郭玉并没有管茗,只一味的向前走。

    后边的四个人驾着已经喝醉的两人,大气都不敢出。

    郭玉知道那个人来了,今天在天外天他清楚地感觉到了那个人的存在。

    “莫笙”他自言自语道。“你有什么目的呢?”

    如果是报仇,完全可以跟他面对面的比一场。

    等到他们回到王府,郭玉才猜到答案。因为他看到那个人坐在正堂上,怀里抱着的正是他的孩子。

    “小玉。”他亲切地叫着郭玉的名字

    同样的声音,和记忆中重叠在一起的脸,郭玉只觉得一阵眩晕

    ☆、己 故人相见

    某段记忆因为那个人的出现而再次变得鲜活,确是郭玉最不愿意想起的部分。

    无论是抱成一团打闹的瞬间,还是拔刀相向的瞬间。都像放电影一般的在脑海中闪过。

    “小玉,这是血咒,能把咱俩的血连在一起,以后咱们两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厉害吧!”那是年少的莫笙傻笑的脸。

    “够了!”听到郭玉的喊声,众人俱是一惊,不明白少爷好端端的干嘛要叫“够了!”人家还什么都没干呢!这是怎么了?

    郭玉用手狠狠的摁了摁自己的太阳穴,稳定了一下情绪:“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我的小世侄啊!你看看你,被一个人丢在家里,好可怜啊!。”莫笙托起孩子,像是在和孩子说话一样

    “奶妈呢?”郭玉在他旁边的椅子坐下。

    “睡着了呦!”莫笙眨了眨眼“以后可不要雇用这样懒惰的奶妈,不如考虑考虑我吧!”

    “把孩子还给我!”郭玉冷声道。

    “不要,我还没玩够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郭玉拔剑出鞘,直攻莫笙面门而去。莫笙只有一只手使剑,且战且退,郭玉的攻势却愈发凌利起来

    莫笙不敌郭玉,竟想出拿孩子当挡箭牌,郭玉竟不为所动,仍然不减攻势,以至于襁褓都划出了几道口子,这下不止莫笙,连王爷府众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仔细看郭玉的脸:眸色深红,表情冷冽,嘴角竟然带着一丝笑意,那分明是纯粹的,渴望杀戮的脸。

    莫笙心道不好,想是血咒发动了,可能连自己都控制不住他,于是抛下孩子,施展轻功向府外逃去。

    郭玉还想再追,怎奈被郭玦郭珂抱住,无法挣脱。

    郭玥接住落下来的孩子,仔细看了看并未受伤,便松了一口气。再看少爷却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倒了下来,似乎是昏过去了。郭玥叹了口气,吩咐郭玦郭珂扶少爷回房,自己也该去找两位老爷好好汇报一下今天的情况了。

    等郭瑕也架着柳一回客房了以后,只剩下茗冷眼看着诺大的庭院,地上的剑反射着月亮清冷的光。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郭玥陈述完今天的发生的事,赶紧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

    “唉。”这是大老爷的反应。

    “哦。”这是二老爷的反应。

    “我说,你们两位好歹说个话啊!”郭瑕催促道。

    “这”大老爷不知从何说起,于是推给二老爷 :“你说。”

    “我说完这件事以后,你们要离开的话。我也不拦你们。”二老爷停顿了一下,看着在场四人的脸:“我上次跟你们说过,少爷是欢喜教里的幸存者,其实说的并不准确。”

    “是因为他把其他的人都杀了。”大老爷直接说道。

    “什么!!!”四人不可置信地说。

    “那天的情况和你们今天说的很像,就是郭玉好像换了个人一样,变得杀人不眨眼。后来我们也问了他,他什么都不记得。”大老爷说。

    “而且,他的长相也从那以后发生了变化。痣,就是从那以后长出来的。而今天听你们一说,我更确定那个人就是导火索,他和郭玉之间一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二老爷又环视了周围一圈,“儿媳妇,进来吧!”

    只见茗耸耸肩膀,进了屋。

    “老爷,这”郭玥犹豫的说。

    “皇帝回信了,少夫人是他身边的侍卫。是自己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