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过后。

    刚从大老爷的房里被轰出来,正走到少爷房间门口的一行四人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少夫人抱着衣衫褴褛的少爷,还有穿的相对整齐的的小少爷。

    还是郭玉先回过神儿来,他把孩子交到郭玦手上:“记得喂他喝奶,夫人一时半会儿离不开我。”

    然后又是“砰”的一声门响。

    郭家四青年八目相对,无语泪千行。这一大早的,净被门板拍了。

    ☆、丁 日上三竿

    日上三竿。

    王爷府的早饭没开。

    究其原因,都要怪少爷和少夫人现在还没来。

    据目击者称:他们最后一次看到少爷和少夫人是在早上,少爷的卧房里,两人衣衫不整。

    大老爷和二老爷以一副过来人的表情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决定还是再等一会儿。

    “老爷,要不我去叫他们?”郭瑕显然饿的不行了。

    “不可不可!别坏了人家的好事。”大老爷急忙劝阻。

    “什么好事?”郭瑕一脸好奇。

    “我们王爷府一直奉行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饭同吃的规矩不能坏,大老爷是这个意思,对吧?”二老爷连忙补救,郭瑕目测是王爷府最后一个能称之为孩子的孩子了,可不能毁了这根苗。

    “是,我就是这意思。再等会儿吧!”

    不一会儿郭玉和茗进了饭厅,前者满面春光,后者一脸菜色。

    两位老爷再次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心照不宣。

    “哦!开饭咯!”郭瑕叫的欢天喜地。

    其余三青年想的是:郭瑕你可长点心吧!

    “那个,儿媳妇啊!”二老爷起了个话头:“我们王府住的还习惯吗?”

    “还好,谢谢爹关心。”其实要是把你家大少爷踢出去我就更开心了。

    “闺女啊!以后犬子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

    “没有啊!相公待我很好了。”茗展颜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

    三青年看着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少奶奶,不禁腹诽:也不知道今天早晨扯他们家少爷衣服的人是谁?

    “是啊!我与夫人虽然相识的时间不长,但很是投缘,好像神交已久一般!”于是少爷也笑得一脸幸福的看着少夫人。

    笑了!少爷居然笑了!三青年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是深深的绝望。要知道他家少爷只在人多的时候装得笑眯眯的温润如玉,在家连装都懒得装,直接一张棺材板脸。

    再看少夫人脸上的笑好像都挂不住了,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少爷这是做给少夫人看的啊!

    “那个,儿媳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啊?”大老爷看到自己的儿子笑了,惊叹之余不免对这个少夫人多了几分敬佩。少侠,好定力啊!

    “多谢爹挂念,已经没有大碍了。”茗与郭玉相视而笑。

    “那就好,那就好。”大老爷低头喝粥,不忍直视二人的脸。这是干嘛呢!一个个的都强迫自己装的一脸和谐!而且关键是表里不一得太过了!

    “我们婚后也要像爹一样对孩子视如己出啊!”郭玉的笑又灿烂了一分

    “当然,奴家一定恪守妇道。”

    奴家你妹啊!你够了。今天早上你明明扒了我家少爷啊!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很好奇啊!三人齐齐腹诽。

    “夫人,不如我们争取在今年生个我们两个人爱的结晶吧。”郭玉一脸憧憬的提议。

    “”茗终于无言以对、无语泪奔,败下阵来。

    “那个,我吃饱了!”不堪□的郭玥起身走人。

    “唉!你不是一口都没吃么!”郭瑕嘴里还嚼着东西,又塞了一口菜。

    “我也饱了。”

    “我也是。”

    郭玦郭珂也拍拍屁股走人。

    “那都归我啦!”郭瑕在他们身后喊。

    还没走出院子的三人的心里回荡着同一句话:郭瑕,你可长点心吧!

    备受煎熬的早饭结束后,三人不约而同的在厨房重聚。

    郭珂作为主厨,还是滥用职权的给三个人开了个小灶。

    正当三个人对着热气腾腾的烙饼正要下手之时,感到背后一阵冷气。等到三人僵硬的回头后,就看到少夫人一脸可怜的眼巴巴的看着他们。

    “去你的楚楚动人!不要这样啊!不要做出这样的表情啊!虽然知道你是装出来的但还是忍不住同情你的作为人类的劣根性。我开始憎恨自己是人类了。况且你还是男的啊”郭玥一脸被玩坏了的表情。

    “好了,他已经崩溃了。”郭玦接住他,慢慢扔到地上。

    “但我们是女的,可不会上你的当哦!”郭珂接着说。

    “那我只能抢了。”没等郭珂反应过来,香喷喷的饼已经落入他人之手了。

    但这个无耻的家伙并没有得意太久,因为还没等他跑出门,就被少爷逮了个正着。

    “夫人,这样可不好啊!”郭玉不动声色的抢下盘子,“加餐可要自己做啊!”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刀我都会耍,别提菜刀了,茗想。

    “那就请夫人露一手吧!”

    “切,来就来。”茗不服气地说。

    结果他发现自己太天真了。众人也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结果就是虽然少夫人做的菜简直是连菜的妈妈都认不出来,而且还隔三差五的用内力炸坏厨房,少爷仍然坚持让少夫人下厨,每日品尝,乐此不疲。

    久而久之一个月过去了,直到小少爷满月。少夫人的厨艺不见长,却带动了王爷府一带的餐饮业。

    终于,在某一天少爷终于良心发现,要自己下厨。

    某天晚饭时分,大家齐聚饭厅等着开饭。

    心情是既激动又紧张。

    激动的是少爷终于出山了,紧张的是少夫人也在厨房。

    但结果是,当大家看到近似于满汉全席的菜一个个端上来时,觉得这一个月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酒足饭饱,大家纷纷向少爷和少夫人表示祝贺。

    “虽然菜是我炒的,但还多亏夫人刀法娴熟。”郭玉又是貌似一脸幸福的把自己的夫人推出来。

    “哇!好厉害。”郭瑕一脸羡慕的说。

    “进步不少。”大老爷也诚恳的说。

    “有什么不足还请多多指正。”少夫人被说得有些膨胀了。

    “就是那个凉拌黄瓜盐太多了!”郭瑕想了想说。

    “那个是我做的。”茗笑得很勉强。

    “而且是唯一一道。”郭玉补充道。

    “”

    “哈哈哈!”还是是郭瑕第一个笑出来。

    然后憋得受不了的众人终于发出了一阵爆笑。

    茗也揽着郭玉的肩膀笑了起来。

    当他抬头的时候,看到的是郭玉淡淡的微笑,看得他微微愣神。

    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