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我又没生过孩子,我也不知道。不过总觉得太顺利了一点。我听说生孩子很痛的,你看别人家媳妇生孩子,那个不是哭天喊地的,可咱家少夫人不但不叫,而且恢复得太快,就跟没生过孩子似的。”郭玦若有所思。

    “那谁给剪的脐带。”

    “脐带是什么?”郭珂一脸天真地问。

    “你是白痴么?”郭玦一脸嫌弃的看着郭珂,“现在想来奇怪,这孩子生来脐带就绑好了那只能说明一件事,这孩子并非少夫人怀胎十月所生,而是通过什么特殊的方法由少夫人第二次生出来的。”

    “借腹生子么?我也这么认为,而且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女人是个男的。”二老爷笃定地说。

    “诶!那他们两个不就跟咱们两个一样了!”大老爷惊呼。

    “哼!那可不一定,这个儿媳妇对咱家儿子是爱还是害,还说不准呢!”二老爷接着道:“而且,借腹生子这种方法,让我想到一个邪教。”

    “欢喜教,是吗?”大老爷叹了口气,似乎是不想回忆起来。

    “这名号我听过,听说这邪教一夜之间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郭玥回忆道。他来王爷府之前,正是欢喜教猖狂的时候,欢喜教会抓一些少年少女去练功,练什么功不清楚,只知道他们很残忍,为了练功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咱们王府跟这个欢喜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你们两个谁是教主?”郭珂有些畏惧地问。

    “你这傻孩子!有联系就只能是直接联系啊!”二老爷顺了顺气:“简略的说,清剿欢喜教的事,我和大老爷还有少爷都参与过。”

    “少爷?如果我没记错少爷那时才十来岁啊!”郭玥推算。

    “少爷当时就在欢喜教里,确切地说他是被抓进去的。”

    “什么!!!”郭姓四人惊得嘴巴都闭不上了。然后就基本上可以脑内出欢喜教消亡的原因了。欢喜教竟然敢动王爷府的人!活该被灭。

    “所以说少爷知道欢喜教的□?”郭珂的猎奇心理被充分勾了起来。

    “确切的说他是唯一一个知道□的人。”二老爷严肃的说:“珂儿,切忌不要在他面前提起这事。除他以外知道□的人都死了。”

    一时间郭家四青年俱是沉默,没想到少爷还有这样的经历。

    “虽然少夫人用的方法和欢喜教的邪功很像,但毕竟是皇帝赐婚,他总不会害咱们,我也已经派人去问了,不给答复就踏平他的皇宫好了。”大老爷把心里的想法直观的表现出来。

    “等等等等,大老爷这可是要杀头的啊!”郭玥又一次劝阻大老爷的大不敬,自从当上王爷府官家他就觉得自己肯定会折寿。

    “不过,若少夫人真的与欢喜教有关系,会不会对咱家少爷不利。”郭玦问到。

    “我觉得他打不过少爷,他一看就没什么内力。”郭珂说。

    “没什么内力能练成缩骨功?我看他只是深藏不露,肯定有什么阴谋!”郭玥言之凿凿。

    “郭瑕,你怎么看。”二老爷对一言不发的郭瑕问道。

    “我倒觉得,夫人不是坏人。”郭瑕小心翼翼地说。

    “哦,理由呢?”

    “感觉。”

    “感觉!!!开什么玩笑。”郭玥叫道。

    “等等,让他说下去,最近还感觉有什么异常吗?”二老爷继续问。

    “嗯那天自称少爷朋友的蒙面人,我觉得他很危险。所以才提醒少爷这件事。”郭瑕认真地答。

    “哦?很危险。郭玥,只有你见过他,你觉得那人是不是跟少爷,有点像?”

    “这么一说还真是。怎么,难不成那人是少爷失散多年的兄弟?”

    “行了 ,今天就到这吧!少爷也快醒了。”二老爷推着郭姓四青年往门外走,“你们出去玩啊!”

    “诶诶!老爷,我话还没说完”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看来是真的找来了。”大老爷紧张的看着二老爷。

    “嗯,这孩子肯定会报仇的。”

    “怎么办?我不想再看着他杀人了!”大老爷一脸焦急。他到现在也忘不了当自己奔到欢喜教总坛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成堆的尸体,在他儿子的脚下!

    “那是他自己的心魔,还要靠他自己克服。”二老爷还记得当时郭玉的表情,好像割草一样的挥动刀子收割生命,表情很冷漠,或者说根本没有表情,只是麻木的任凭鲜血飞溅在自己的白衣上。

    “我并不想让那些孩子看到玉儿的另一面。我们要阻止他和那个人蒙面人见面。”大老爷坚定的说。

    “可事实的真相没人知道,知道的人都被那孩子杀了。欢喜教到底是怎样一个组织,他们练什么功,为什么要抓小孩子进去,玉儿为什么会在短短几个月武艺精进这么多,而且和那个人蒙面人越长越像,还有是什么原因使得当时的他变得杀人不眨眼。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恩怨,只能让他自己解决,我们参与可能反而会添乱。”

    “可玉儿这几年好不容易在大家的帮助下开朗了许多,我怕他一见到那个人又会”

    “我相信玉儿的心里其实一直是小时候那个善良开朗的孩子,只是他在故意隐藏自己而已,他并没被仇恨蒙蔽心智,他知道那个人还活着,但并没有急着去报仇不是么?”二老爷握住大老爷的手,“相信他吧!也相信我。”

    “好。”大老爷轻轻地回握着他的手。

    另一边,少爷和少夫人起得挺早,是被孩子吵起来的。

    两个大老爷们手忙脚乱地换尿布,好不热闹。

    “我说大少爷,你这时候温柔个什么劲,快一气儿脱下来啊!”

    “你少废话,我怕伤到孩子。”郭玉的视线没离开手上的活儿。

    “唉!你包的还不错,说实话,你背着我你养了几个私生子?”茗促狭的看着郭玉。

    “我没碰过女人,从来没有。”郭玉看着茗,神情严肃。

    茗被这么一看,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开玩笑的,男人嘛。三妻四妾很正常。”他心想:老子只是在这儿当你几个月夫人,认真你就输了。

    “那可不行,我对夫人可是一心一意的。”郭玉有些委屈的看着茗。

    “那个你也知道我是个男的,我们是不可能的。嗯像令尊和令尊那样的眷侣是不可多得的 ”茗小心翼翼地说。

    “呵呵,我骗你的,你当真了?”郭玉笑得一脸欠扁。

    “你老子宰了你。”茗看似很凶狠的扑过去。被郭玉轻易的躲开了。

    “夫人,想要扑倒我,再回去练几年吧!”郭玉抱着婴儿起身推门向外走去。

    “老子跟你拼了!”茗狠狠地拉住郭玉的衣角。

    “撕拉”的裂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