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作品:《带着孩子入洞房(肉)

    文案

    我知道一个耽美文叫这名字略显惊奇了。

    大概就是讲一个大好青年是皇帝赐婚,但发现新娘子是个孕妇,进而发现孕妇是个男的的故事。

    上一句在一般人看来很可能是个病句,但以作者的尿性总能解释清楚的故事。具体怎么回事儿,还是往下看吧。

    搜索关键字:主角:郭玉 ┃ 配角:茗,莫笙,大老爷,二老爷,三青年,郭瑕 ┃ 其它:

    ☆、甲 起名无能

    “列位看官,今儿咱说的不是别的,正是京城王爷府大公子成亲的事儿。说起这大公子郭玉,在京城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单单是那惊为天人的相貌、博古通今的才学,还有那温润如玉的性子,更是博得了京城上下大姑娘小媳妇的青睐,连续四年蝉联‘江湖青年才俊榜’冠军,可就是这样一个佳公子,娶得竟然是个

    嘿嘿,不是丑妇、悍妇、哪怕寡妇,竟然是个孕妇!嘿,您还别急着惊讶,更惊奇的还在后面。大家都知道,这桩姻缘本是皇帝赐婚,新娘子正是当朝宰相刘贤渊之女,刘大人的长相大家心知肚明,可没想到他女儿长得竟是那般

    倾国倾城!唉,纵是我某人巧舌如簧,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用在她身上都显得俗气。诶?你问我人家新娘子的相貌怎么会被我这说书先生知道,实不相瞒,我某人恰好有幸得了个一席之地,就在婚礼之上。当喜婆喊着送入洞房之时,出了个意外

    新娘子不小心跌了一跤,也就是那时红盖头掀了起来,大家才得见新娘子的真面貌,一时间全都愣住了。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美貌,真个我见犹怜。但仔细一看就发现不对了,新娘子表情痛苦,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大家这才看出来 ,原来这新娘子应该已经怀了好几个月身孕了!一时间宾客高堂俱是乱了阵脚,倒是新郎官镇静,直接抱着新娘子进了洞房。不到半个时辰你猜怎么着,在场宾客都听到了,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可怜郭玉公子,娶个媳妇买一赠一,洞房变产房,才结婚就做了爹,唉

    这便是:皇帝赐婚美娇娘,谁知并非世人想。呱呱坠地婴孩叫,带着孩子入洞房。”

    京城一家有名的茶馆,说书先生正说着进来炒得大热的话题,津津乐道。

    台下众人也兴致盎然地讨论着关于郭玉和他的孕妇新娘子的事,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有一个少年正把手攥成一个拳头。一下子,砸到桌子上,连桌子都陷下一个坑。众人一看少年的脸,一个个都变成了哑巴,匆匆掏出银子结账走人,似乎是不愿多呆一刻。

    少年松了松攥得发白的手,叹了口气,没想到不出半天他家公子的事就弄得尽人皆知了,但这的确是事实,他这次出府任务便是采买婴儿用品,逃也逃不了的要面对现实。

    这时,正低头沉思的少年发现视线内飘来一缕青色衣袂,赶忙抬头,心下一惊此人身形居然如此之快。

    来者带着斗笠,以青纱遮面。但从着装仪态看来,确是气度不凡。只见来着一作揖,问到:“敢问这位小兄弟,王爷府怎么走?”

    看来那人是从别人嘴里得知自己身份,少年也不推辞:“正好我要回府,公子若不嫌弃,就随我来。”

    “谢过小兄弟。”

    “不用谢,公子叫我郭玥就好。不知公子有何事”

    “我和你家公子是旧交。”

    郭玥心下疑惑,狐疑地看了蒙面的人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偏就在这时起了一阵风,让他把来者的相貌看了个清清楚楚。

    郭玥赶忙回过头,嘴里念叨着:“乖乖,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长得如画一般的人物,最近净往王府跑啊!”

    此时的王爷府正忙得上蹿下跳,大老爷正忙着看孩子,二老爷正忙着和宰相刘大人喝茶以及商讨好端端的黄花大姑娘怎么会生孩子的问题,反观婚礼的主角郭玉和少夫人倒是一脸闲适的坐在洞房外的花园凉亭里,边喝茶边下棋。

    “啊,又输了。夫人果然聪慧过人。郭某自愧不如。”

    “相公过奖了。”

    “对了,还不知夫人本名。”

    “刘英啊,相公应该早就知道了。”

    “你信一个方脸的姑娘能一个月变尖脸?如果是这样,请告诉我是谁削的你,为夫给你报仇。”

    “奴家单名一个‘茗’字。”少夫人笑笑举起茶杯,露出白玉般的小臂“是这个‘茗’,皇帝赐的名。”

    郭玉移开视线,心想不愧是个厉害人物,能把皇帝都迷得七荤八素的。心下一沉,笑道:“那皇帝叔叔知不知道你是个男的呢?”

    少夫人诡谲地一笑:“你猜呢?”

    作者有话要说:我这回是认真的。

    ☆、乙 新婚之夜

    郭瑕搬了个小凳子坐在王爷府门口等郭玥回来。

    他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大老爷和少爷都靠不住,这王府里唯一靠谱的只有管家郭玥了,所以他也不愿跟着大老爷瞎忙活了,不如等郭玥回来商量对策。

    但他这一等,就等到日落西山。

    买个尿布会这么久?郭瑕正想着要不要进去禀报老爷一声,就看见郭玥从远处走来,后面好像还跟了一个人。

    快要到门口的时候,那人和郭玥说了两句,交给他了什么东西,就转身走了。

    郭玥转过身,看到坐在门口的郭瑕时,明显的愣了一下。

    “那人是谁啊?”郭瑕问,他对大白天蒙脸的人没什么好印象。

    “说是少爷的朋友,本来要见少爷一面。但走到门口又说还是不见的好,让我把这个交给少爷。对了,府里怎么样了?”

    “那还用问,跟你走的时候一样乱。”郭瑕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抢先一步跨进府。

    这是正是王爷府的饭点儿。

    在王爷府有三件事最大:吃饭、睡觉、玩儿。所以每到神圣的这个时刻,不管发生了多大的事,大家也还是一如往常地样等着人凑齐了再开饭。其实说是凑齐了也不过七个人,现在加上一大一小总共九个人。

    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这与平常的场面实在是大相径庭。于是除了还没名字的婴儿外,年龄最小的郭瑕沉不住气了:“那个今天郭玥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说是少爷的朋友。”

    “哦?”郭玉放下碗,挑了挑眉毛,他的朋友?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而且郭瑕和郭玥应该都认识。

    “是啊,我也纳闷来着。对了,他还让我给你带个东西。”郭玥刚扒完一碗饭,一伸手,郭瑕赶忙接过去添饭。“吃完饭我拿给你。跟你说那家伙挺邪乎的,长得跟画儿似的,他这里有一颗痣,跟你